设置

关灯

巴不得你把我榨干了呢【H】

牢记备用网站无广告
    接着第二天,柯韵瞒着顾侨说是要去外地做宣传,但实际,她是跟着李天放一起去了香港。只是她不知道李天放的名气一点都不会输于那些一线的明星,他们去香港的第一天就被记者拍到了。

    s市的杂志那段时间最火的娱乐八卦就是柯韵、李天放、顾侨的三角恋了。那段日子,顾侨整日躲着不愿意见人,也是从那时候起,柯韵正式的翻篇了,心里实在憋屈的厉害。

    “呵呵。”顾侨觉得还挺有趣的,后悔?他除了说一句呵呵,就什么都不想再说了。

    “我会用一切来弥补的,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他们也是因为文导的一部戏才结缘的,这次的机会是她争取来的,其中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顾侨了。

    “不好意思啊,我有女朋友了。”顾侨冷冷的回了一句,“如果没别的事就走吧,我还有事。”他都那么明确的拒绝了,她总该自觉些了吧。

    “我是连夜赶过来的,昨天看了你的新片开机仪式所以……”柯韵不愿意就此离开,想着顾侨对自己一直都挺心软的,稍稍求一求,他都会满足要求的,但柯韵却忘记了那是以前的顾侨,当她还是他女朋友的时候,他对她可以很好,当这个位置不再属于她的时候,这种我温柔都会不复存在。

    “楼下大堂能开房,慢走不送。”顾侨觉得自己就不该让柯韵进门啊,这叫什么情况啊?厚着脸皮死赖着不走吗?

    顾侨的话无疑是伤了柯韵的自尊心了,眼看泪水已经蓄在眼眶里快要流出来了,他实在有些不爽,拿着之前带着运动包,直接开门去外面运动了,临走前还说了句:“我回来之前你必须走,等下别让我再看见你。”给她的一小时总够她整好自己的情绪了吧,顾侨也算是留些情面给他了。

    李俏一下飞机就打了电话给小朱虽然疲惫,但是马上就能见到顾大哥了,她还是觉得再疲惫些也是值得的。

    “小朱,你们是住在哪里的啊?”

    “万豪。难道你来了a市?”小朱有些脸抽,这对情侣也太奇葩了吧,才多久没见,就跟着来了?

    “不要告诉顾大哥哦,我想给他个惊喜。”李俏想到等下顾侨惊讶的表情就觉得好玩了。

    小朱听了之后有些犹豫要不要告诉李俏房间号,但他不说,好像更不正常吧。但顾侨现在房里有女人啊!早上小朱想去找顾侨看他有什么需要的,但刚走到他住的那层楼就看到个身材高挑火辣的女人被请进了屋,当时小朱只觉得这圈子果然如外界传言的那样,顾侨有个那么要好的女朋友,但分开第一天就能和别人好上了。这叫什么?没错,就是娱乐圈没真爱!

    “小朱,你怎么了?”虽然他爆出了房间号,但他的犹疑让李俏有些困惑,不过打车到了万豪帝国,李俏直接找了1881号房间,这家酒店的十六楼以上都让剧组给包了,所以李俏很容易就上去了……因为她在电梯里遇上了文舒。

    “咦,你也来a市啦。”文舒心情还不错,所以主动的问了句。

    “文导早。”

    “今天顾侨刚好放假,你们也能到处去玩一玩。”文舒微微笑着,然后用自己的房卡给李俏开了电梯,这才慢慢的走出酒店。

    电梯半分钟后就到达了十八楼,李俏站在1881号房间门口,平复了一下心情,抬起手按了一下门铃,然后门开了,李俏就傻了……

    自己走错了门吗?看一看门号……1881,无论正着看还是倒着看都没有错啊!

    “你是找顾大哥吗?”柯韵嗓子有些干涩,声音也自然不那么温润了。

    “……”李俏听了她的话,才把目光放在开门的女人脸上……柯韵。

    “你是他的助理吧,进来等他吧,顾大哥去楼下游泳了。应该等一会儿就会回来了”柯韵笑得很温柔,侧了侧身让李俏进屋里等,还真是一副女主人的模样呢!

    “你要喝些什么?”柯韵头发头发还未干,脸上浮着晕红,还穿着酒店的浴袍,李俏目测了一下,浴袍里应该什么都没穿,而房间的角落有着顾侨昨天离开时穿的衣服……还有那件亮蓝色的外套……所以这的确是顾侨的房间没错了。

    “咖啡好吗?顾大哥刚才离开前煮了些,现在还有些温热,你不介意的吧。”柯韵依旧自说自话的在厨房忙活着,而李俏坐在客厅里整颗心也是越沉越低了。

    “你做了顾大哥多久助理了?”柯韵很乐于和顾侨身边的每个人都打好关系,这样她以后还能靠着他身边的人知道他的行踪什么的。

    “没多久……”李俏此刻实在没有办法和这个女人说她不是顾侨的助理而是女朋友,如果说出来,谁都不会信吧,她风尘仆仆的赶来,对着个在自己男朋友房间穿着浴袍的女人说:小姐,这间房间的主人其实是我的男朋友,麻烦你穿好衣服快滚出去!可惜,她做不到啊!

    “我还没自我介绍呢。不过你应该认识我的吧。”柯韵超有自信的抚了抚自己的头发,脸上闪过了一丝得意的笑容。

    “认识……柯韵小姐的广告海报路上处处可见。”

    “嘻嘻,你等我一下。”柯韵被李俏的话逗的挺开心的,她跑去房间,从床上拿起包包,从里面找出了两支她代言的牌子唇膏,一支颜色是很正的红,另一支则是看起来更显俏皮可爱的橘色。

    “这个送你吧,以后还要请你多多照顾顾大哥了。”李俏手一颤怎么也不愿意接过她送来的东西,也就是这时候顾侨开门进屋了,只是这一幕他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俏俏,你怎么来了?”顾侨直接忽视了边上更为美艳的女人,直接问起了李俏。

    “顾大哥,你助理大概是不知道你今天休假。”柯韵立刻出声告诉顾侨。

    “助理?!”顾侨瞪大了眼看着李俏,不过李俏却是一脸的委屈,眼看着就要哭了,却还强忍着咬住了自己的下唇。

    “是啊,我以为你今天早上要进组,所以来叫你一声的。”李俏顺着柯韵的话说着。

    顾侨皱起了俊眉,怒目盯着一边的柯韵:“你怎么还没走?!还有,谁准你在我房间洗澡了啊!”

    柯韵没来由的被他一吼,潜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我身上有些粘,所以想冲个澡再走的。”

    “那还不走?!”顾侨直接下了逐客令海尔还是在个外人的面前,柯韵面子上实在挂不住,拿着自己的包和衣服就快速了离开了。

    “你干嘛说自己是我助理?!”柯韵走后,屋里只剩余他们两人了,顾侨拉着李俏坐在自己的腿上,在那女人的面前干嘛退缩……

    “不是我说的,是她说的,我只是没有否认而已。”李俏有些难受,这是顾大哥的初恋吧……就算是过去式,但初恋的意义又会有所不同的吧。

    “你不会以为我和她那啥了吧!”顾侨有些无语,但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直接在她面前脱起了衣服和裤子,顿时觉得自己变得那么没种也真是够了!

    他全身光光的,其实李俏不知道要怎么看才看的出做没做,但她没有不相信他。就是眼光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

    “你看我在这儿不皱也不红吧!”他指着自己的大大肉棒一点都不害臊的说着,反而李俏一张小脸红的和什么似得,“顾……侨,你快把衣服给穿上。”李俏给他拉起内裤,整个人都燥的不行。

    “我真没和她好,我让她走她不走,于是我就去酒店游泳池游泳了,而且我让她在我回来前必须走的。”他一点也不希望李俏心里有存在任何的隔阂。

    顾侨的紧张反而让李俏松了口气,勾着他的头颈就送上了自己的小嘴,“顾侨……我好想你……”李俏没有不相信顾侨,但心里隐隐的又觉得不确定的将来也许会有这一天,所以更想珍惜着现在。

    李俏的反常顾侨觉得有些奇怪,但现在好像也不是问的时候。

    “我想要……”当他这么说出口的时候,李俏的脸如预期般的更红了。却也主动的脱下身上的衣服,纽扣解到一半,他的手握住了她的。

    “我来。”说完,他的手,就直接从领口处伸进了她的胸罩中,揉捏着柔软的胸乳,乳尖被他的指尖轻轻碰触一下便挺立起来,变得硬硬的。

    他没有脱光她的衣服,而是解开了几颗扣子,若隐若现的看得出一对饱满的椒乳。顾侨覆在她诱人的身体上,拉开衣领,低下头,就张口吸吮住一边的乳头,舔弄了一番之后才离开,乳尖上湿湿的,透着嫩粉色,就和她花穴的颜色一样,迷人极了。

    另一手,直接摸上她的两腿间,指尖摩着她的花核,一双深色的眸子还时不时的看着李俏脸上的反应。

    “这样舒服吗?”他的手指在询问的同时,伸进了紧致的花穴中……

    “嗯……慢些,还没有很湿……”李俏娇羞的说着,突然进入的手指,让她一下子很难适应。

    顾侨也很乖,放慢的手指进入的动作,拉开她的双腿,舌尖就舔上她的小核。

    “啊……不行……不要舔那里……”明明是觉得舒服,却还开口拒绝这种欢、愉,顾侨自然知道李俏不老实了,因为身体中的手指明显的感受到那紧致的软肉猛地收缩了一下。

    他坏笑着勾起手指,顶着一处软肉上,而嘴唇还含住了小核,轻轻一个拉扯,就让身下的女人娇吟颤抖个不停了。

    “想要吗?”他抬眼看着一脸含欲的李俏问道。

    “嗯……要……”这时候,顾侨才完全起身,李俏以为他是要脱内裤的,可等了半天,李俏也没能等到他的更进一步的动作。

    “可我这里没有套子……”顾侨有些无奈的笑了笑,想打电话让客房部直接送过来的,但刚提起电话,李俏就红着脸说的极小声:“我包里有……”这话,她真的不好意思说出来,想她那么远的路赶过来,包里还带着避孕套,其原因再明显不过了啊,而机场过安检的时候,李俏也真的是醉了,其实也只是自己多心的觉得人家在过安检的时候一定能从影像中看到她包里避孕套的影像。

    “哈哈!你还真是不害臊的哦。”顾侨开心极了,鼻尖蹭着她的,随即伸手从她包里摸出了两盒避孕套?

    “俏俏,你带了那么多啊?”顾侨一脸坏笑的看着李俏红熟的脸蛋,“你这是要榨干我的节奏啊!”顾侨打趣的说着,不过李俏这一次没那么害羞了,反而两腿勾住了他的健腰:“就是要榨干你,你才没精力去和别人勾缠!”她微噘着唇,呼吸也变得不那么顺畅了。

    “那我真是巴不得你把我榨干了呢。”这种甜蜜他喜欢极了呀。“快来,让我亲一亲。”

    她凑上嘴,原本今天也没多渴望那什么,但一旦有了一丝危机意识之后,李俏就变得狐媚起来了,而且对柯韵她总有说不上来的相似感,今天听到她叫了顾侨顾大哥之后,李俏就潜意识排斥起了顾大哥这个称呼了。

    ……

    “戴不上去,你帮我一下。”也不知道是因为太急躁了,还是因为现在状态有些过于兴奋了,肉棒更粗了一圈,导致怎么都带不上。

    李俏拿着拆开的套子,三两下就完成了,顾侨一边笑着称赞她手脚麻利、聪明睿智,一边压着她就完全进去了。

    “啊……”顾侨进的又深又猛,直接顶到了她身体的最深处,而那种酸麻又带着几分满足感,李俏抱紧了他的身体,当他开始忍不住抽插的时候,她也跟着摆动起自己的腰肢。

    “俏俏,放松些,你这样夹我,我很快就会射出来的……”他压着嗓音,脸上的表情有些紧绷,幸好带了安全套,不然他还真怕自己一进她的小穴就会被她夹的射了出来呢。

    李俏不知道自己有夹紧,只觉得小穴被他的硬物充实着,他的指尖摸到两人结合在一起的地方,轻佻的逗弄着她的花核,一下按着,一下又绕着圈,逗得她娇吟连连,只觉得想要的还不够。

    “唔……你别停……”花穴里已经变得更湿润了,一股股暖流激得顾侨也觉得很舒服,不自觉地前后抽插了几下,甬道也不似刚才那般紧到难以移动了,他撑起自己的身子,整个身体只有身下的硬物是与她身体相连着的。而身体的重量也随着一次次插入而全加注在硬物上进入她的身体。

    “舒服吗?”他在她的耳边轻声的问着,语气里透着浓浓的情欲。

    “嗯……”这感觉很熟悉,她的身体被抛上了云端似得……

    这种连小别都称不上的重逢,竟让两人都格外的来了感觉,一场欢爱也都很投入,顾侨就像是要把所有都给她还嫌不够,李俏则是怎么都要不够,两人搭在一起也真是绝配了。

    高潮之后,李俏趴在床上喘着气,身后的顾侨,一把搂住了她两人侧躺着抱在一起,“你昨天挂了电话就赶去机场了?”他也要歇一歇了,刚才游泳游了一万多米,又经过了一场欢、爱,现在整个人都舒服的好像完全被掏空了似得。

    “也不是,我昨天睡在小葵宿舍,和你打完电话,就决定来a市找你了,我先是定了机票,第一班早的飞机啊,我都没敢睡,直接去拿了小葵的避孕套就来了。”李俏想想昨夜的奔波就觉得累。

    “你这就是自己作的。”顾侨嘴角的弧度更深了,说起来,前一天早上和他一块儿来不就是了。

    “你还说我作?我不作,那你现在怎么能见到我,怎么能和我做爱啊!”她的话惹得顾侨开心极了。

    他痴痴的笑着,吻了一下她圆润的肩头,“那你今天是想在房间里度过,还是想我带你出去逛逛?”

    “我想先补一觉,等睡醒了去外面逛逛。”李俏转了个身面对着顾侨,说了一个自己的决定:“而且,一直到大明湖畔开机之前,我都能一直在这里陪你哦,昨天花开四季的戏份已经杀青了呢。”李俏娓娓道来,她主意着顾侨的面部表情,直到看到他露出掩饰不掉的喜悦模样才放下心来。

    “我还能做你的小助理,你开不开心啊?”李俏眉眼带着笑,问的可爱极了。

    “我能用行动来表达我的开心吗?”顾侨翻了个身,把李俏又一次压在了身下,想到之后每天都能见到他的小妖精就忍不住兴奋情绪。

    李俏害羞的点了点头,他就急不可耐的又操了进去,李俏都很怀疑,他怎么那么快就又硬了,“能不能轻一点啊……”刚经历一次激烈的那个,现在再来一次,难免受不了太激烈。

    “口是心非。”他简短的四个字,直接驳回了李俏的要求,这事情他有着绝对的掌控权,每回都把李俏折磨的像小死了一回似得。

    在抽插了几百下后,顾侨觉得这种肉贴肉的感觉太爽了,他仿佛在她的小穴里找着最好的角度,不停的顶弄。

    “顾侨……我真的不行了,你快些出来吧……”李俏红着脸,一句话都说的断断续续的,身体里就好像有一阵阵的浪花打过,那种跌宕起伏的感觉就像是在做过山车一样,让她既害怕又期待的。

    “再忍忍,我们一起!”顾侨找到了那让她最兴奋的一处软肉,加快了速度去顶那一处,在在一阵又快又猛的冲刺后两人都到达了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