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3页

牢记备用网站无广告
    能看到他的演出,看到他一点点被人喜欢,就很好了。

    姜韶听到她的语气,有些无可奈何地晃晃脑袋:“还说不喜欢。”

    桌面上的手机轻响,阮念点开一看,是音乐会的座位号。

    “抢到了”姜韶看到她脸上的笑颜,立刻明白过来。

    阮念笑眯眯地点头。

    姜韶:“不是人很多吗?你怎么一抢就抢到”

    阮念低头看着手机,随口应答:“习惯了。”

    第2章 念念她只见过柏颂母亲一次。

    因为江城雨水多,天气过于潮湿,晾衣服怎么也晾不干。前段时间阮念听旁人的建议,在网上买了一个烘干机,送到的时候她还正在医院上班,便只好先放在门卫大爷那。

    原本她下午是没有班的。

    但因为姜韶父亲摔了一跤,临时要回一趟老家,所以只好和她换了班。

    八月桂花随风飘舞,医院里香气弥漫。

    来看病的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后脑勺上扎了一个简简单单的马尾,身上的红色校服看起来像是炙热燃烧的太阳。

    “是哪里难受?”

    她柔声询问,医用口罩包着她大半边脸颊。

    面前的小姑娘眯着眼,语气里满是慌张,紧张地陈述自己的症状:“前两天擦黑板的时候,不小心把粉笔灰吹到眼睛里面了,今天早上一起来,眼睛就特别疼。”

    “用手揉过吗?”阮念轻声问。

    小姑娘迟疑地点了点头:“因为它吹到眼睛里面了,有点痒,我就……”

    阮念了然,带着她到帘子后面检查。

    小姑娘一躺上去就双手合十放在胸前,表情紧张地问她:“医生姐姐,这个严重吗?我会不会失明啊?”

    女孩发抖的声调让阮念有些无奈。

    轻轻地笑了一声,她眼角弯弯,有些意外于她的问题,柔声安抚她:“怎么会?放轻松,别紧张。”

    小姑娘听了她的话,立即长吁一口气,放松地拍了拍胸口:“那就好那就好,我下半年就高三了,还想参加高考。”

    高考?

    阮念表情有一瞬的愣神,不过很快就被她调整了过来。

    做完检查确实没什么事,她就给小姑娘开了些清洗的眼药水。

    诊室里的空调中午扑腾扑腾几下还是坏了,夏日的天气又有些热,她收好看诊的桌面,随手勾下耳边的口罩,露出了白净的脸庞。

    原本已经走到门边的小姑娘此刻突然就停下步子扭头盯着她,干净的眼眸里露出了一瞬的亮光。

    “怎么了?”阮念一手拿着杯子正在往嘴里倒水,扭头就注意到小姑娘有些兴奋的眼神。

    叶小小步子往后退,径直退到门边,看了看墙边的医师姓名,又目光定定地盯着诊室里的女人好几眼,嘴角瞬间咧开,笑得无比开心。

    “没事没事!”她招招手,语气却是掩饰不住的欣喜,弯着腰连鞠了好几个躬,“谢谢医生姐姐,那我就先走了,姐姐再见。”

    说完不等阮念应声就直接飞奔着往外走,步子急得像是赶去兑大奖一样,一时搞得她有些摸不着头脑。

    无奈地摇摇头,阮念不禁轻笑。

    现在小姑娘都这么好玩的吗。

    -

    下班已是五点。

    落日余晖洒落在地面,形成一个一个小小的光斑。

    阮念没买车,更没有考驾照。

    毕竟是能第一天去学就把驾校架子撞坏的水平,她也不想到大街上祸害别人。

    在手机上找了辆出租,按照李淑云给的地址,汽车最后在一间装修豪华的酒店停下。

    踏着一双黑白色的帆布鞋走上环形楼梯,她今天穿了一件棕灰色的衬衫裙,上班一天此刻衣服已经有些褶皱,裙边微微盖过膝盖,露出了两截白的发亮的小腿。

    短发还是前些天刚剪的,发尾有一个小卷,搭在锁骨上,有些莫名的痒。

    包间在二楼尽头,阮念随手推开门,巨大的圆桌旁,除了熟悉的几张脸,还有一个背着身的,看上去并不像是认识的人。

    “念念来了啊!”姨妈最先看到她,起身招呼着,连带着她旁边,正和李淑云说话的那个人,也因为耳边的声响扭过头。

    阮念表情瞬间怔愣。

    她认识那个妇人。

    熟悉的眼角疤痕和笑颜,唯一不同的,就是头顶微微泛白的头发和脸上愈加明显的皱纹。

    她只见过柏颂母亲一次。

    那是在高二下的家长会。当时正好是第一次月考结束,她作为一班之长,需要负责登记所有家长的姓名以及到场的情况。

    因为开家长会,班主任要先和家长们聊,所以学生们大多数都在楼下的操场上闲逛。柏颂没有,他似乎去了图书馆,但具体的,她也不是很清楚,毕竟那时候她跟他一点都不熟。

    守在教室里从第一排登记到最后一排,等轮到柏颂母亲陈薇的时候,已经是最后一个了。

    柏颂转学过来之后就一直一个人坐在教室里的最后一排。

    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回家,不爱说话性格冷淡。

    此刻陈薇孤伶伶地坐在那里,弓着身子,脸上还戴着口罩,旁边也没什么家长搭话。

    “阿姨您好,麻烦在这里签下字。”

    阮念微微弯下身子,把表单摊在桌面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