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这对cp我从小嗑到大 第126节

牢记备用网站无广告
    刑幽哼哼两声,不搭理他,注意力全都集中在无名指上,右手举着手机不断换姿势拍照。

    拍拍正面拍拍背面,距离拉近距离推远,明沉看着她摆弄许久,唯独没想起,这枚戒指还有个“同伴”。

    明沉强行挤进镜头,抓住她的手:“小孔雀,戒指得成对才好看。”

    于是,两枚戒指拥有了第一张合照。

    亲自制作的戒指具有纪念意义,刑幽不想那么快把它摘下来:“可以戴出去吗?”

    明沉颔首:“当然。”

    刑幽爱不释手地摩挲着戒指:“那……”

    那这一次,就是真正的官宣。

    明沉顺势扣入她指间:“早就准备好,要跟你场一场光明正大的恋爱。”

    网上花式传言几乎将两人关系坐实,他打算在新年来临之际正式公开他们的关系。

    十指相扣的瞬间,两道不同的温度紧密相连,掌心缓缓贴在一起,刑幽在他的注视下扬起唇角,郑重点头:“嗯!”

    经纪人段文凡接到那位“祖宗”电话通知的时候,默默打开恋爱公关的电脑文件,佛系地往后一躺,摊在椅子上。

    明沉公开必定会在微博发文,刑幽思来想去,拿起手机:“我还要注册一个微博号。”

    明沉将她按住:“你不喜欢的,不用做。”

    “没有不喜欢啊,我只是回国之后一直懒得弄,以后留在国内发展,还是认证一个平台比较好。”刑幽轻轻拨开他的手,将新的号码输入。

    “而且,官宣是两个人的事。”

    无论在现实还是网络,她都希望,事事有回应。

    承认对方,也应该双向。

    刑幽很快注册出新账户,单独输入中文名和英文名都已经被使用,干脆两个都用上。

    开始编辑基本资料,刑幽点开空白框,小声嘀咕:“简介,简介写什么呢。”

    明沉的微博简介是职业和个人代表作,他顺口道:“可以写你的百度资料,或者一些关键信息。”

    刑幽摇头。

    她注册微博可不是为了把这当做一个严肃的工作账号。

    低头看手机时,余光扫到无名指上的银戒,脑中灵光一闪:“啊,我想到了!”

    刑幽迅速在输入框打出一行字,点击保存。

    明沉在自己的手机里输入她的id,成为她的第一个粉丝。

    点进头像,刑幽的简介内容已经更新。

    那句话跟工作无关,与他有关。

    除夕夜,粉丝期待已久的新年写真终于发布,九宫格高清大图让狂热的粉丝们欢喜不已。

    [救命!我老公好帅]

    [圈内神颜诚不负我,妖孽气质狠狠拿捏]

    [不得不说,每次出片都能惊艳到我,氛围感太绝了]

    看到图片先抢楼夸一波,等他们发送出去,评论区数量直线飙升。

    夸完了,开始认真赏图。

    在一部分人选择保存的时候,另一部分显微镜粉丝已经放大图片只是探寻新秘密。

    “截图jpg,这里好像有痣。”

    “不是痣,是字!”

    “我隐约看见xy的字母?”

    “xy什么意思?”

    “当我打出xy的时候,输入法自动弹出了……刑幽。”

    新年写真发布,重点从那张帅气的脸变成锁骨模糊不清的字。

    新年来临之际,00:00分,明沉发出一张图片,锁骨一寸之下纹着一个女人的名字:【她是我的未婚妻刑幽-stel】

    第67章 正文完“我的星星,永悬不落。”……

    新年来临之际,微博话题炸了,服务器直接瘫痪。

    千等万等终于盼来“恋综结局”,许多人已经做好他们公开情侣关系的准备,谁知这俩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救命!未婚妻!]

    [啊啊啊这一定是假的!我失恋了]

    [woc血槽已空]

    网友顺着明沉艾特的蓝色id点进去,刑幽刚注册的新号粉丝量迅速飞涨,同时,眼尖的网友发现,账号简介内容上的八个字:

    我的月亮永悬不落。

    [哭了,这是什么神仙爱情,月亮是明沉啊]

    [我追了十几年的cp成真了,此生无憾]

    [啊啊啊啊啊啊麻麻我嗑到真的了!!!]

    跨年狂欢夜本就休息得晚,这下直接睡不着,cp粉丝激动地恨不得敲碎屏幕,与两人相关的话题数量飞速增长。

    我的月亮永悬不落

    刑幽开通账号回应官宣

    南沉北幽cp成真

    很快,圈内众多眼熟明星送上祝福,姜艾橙在评论区发了一个“抹了一把辛酸泪”的表情包,跟其他祝99的内容格格不入,反倒被顶上热评。

    [此处有故事,有请我们大橙子展开说说]

    [橙子也不容易]

    [小道消息,刑幽还给某橙当过手替]

    看到这些消息,姜艾橙滑动页面,屏幕一切,又看到蒋子煜跟当红小花手挽手出席年会的照片。

    照片上的男女宛若一对璧人,尽管知道他们之间并无情感瓜葛,姜艾橙还是忍不住嫉妒。

    曾经,在她还不够强大、差点遭受欺负的时候,蒋子煜也是这样挽起她的手,护着她走过那漫长的红毯路。

    终于,她站在高高的舞台上,把那些看不起她的人踩在脚下。

    那人却说着“功成身退”,一句“朋友之间不必言谢”让她把那份深刻的情意压在心底。

    热闹的除夕夜,姜艾橙一个人坐在屋里,从柜子里拿出自己偷藏的红酒。

    没有经纪人跟助理的约束,她给自己找了个合适的理由,倒满两杯酒。

    想起刑幽18岁那年在琴房抱着她哭得泪流满面,姜艾橙举起两杯酒向中间对碰:“祝贺你得偿所愿。”

    大年初一,刑幽要回宜北市陪爷爷过春节,明沉也跟着收拾行李,美其名曰:“孙女婿上门拜年。”

    刑幽回家就缠着爷爷问:“哥哥什么时候回来?”

    想到远在他乡的孙子,刑老爷子冷冷哼声:“之前说回来过年,现在又说有事耽搁,随便他吧,反正家里不缺他一个。”

    简单来说就是,具体时间不确定。

    刑幽一听就知道,因为哥哥没有准时回归,爷爷那骨子里的傲娇劲儿又冒出来了。

    刑幽看破不说破。

    隔壁的昭昭跑来找刑老爷子,说自家爷爷请他过去下棋。

    刑老爷子嘴里念叨着“大过年的下什么棋”,但那双脚还是非常老实的往外走。

    留下明沉跟刑幽两两相望,刑幽拉拉他胳膊:“去我的房间吧。”

    刑老爷子搬来这里后,明沉还没进过刑幽的卧室,知道今日一见,发现风格跟曾经相差无几。

    他打量着四周,一面贴墙的柜子、一面摆着梳妆台和书桌平行,还有些充满少女心的摆件。

    明沉视力极好,一眼就从她那堆书旁发现按他模样定制的q版手办。

    明沉伸手捏住背后的透明支架,把手办拎起来:“这是?”

    刑幽脊背一麻:“……别人送的。”

    “哦。”明沉将东西放回原位。

    转眼,又从那叠书边看到一张印着他现代写真照的色纸:“这又是?”

    刑幽脸上堆出僵硬假笑,几乎从牙缝里挤出解释:“……送多了。”

    明沉瞟她一眼,故作夸张点点头,在桌边坐下。

    书桌中间有设有一格滑轨,原本是用来放键盘的位置,因为刑幽不常住家里,并没有安置台式电脑。

    里面摆着少量东西,明沉背往后仰靠在椅子上,手指指桌下:“那这……”

    “哎呀你烦不烦!再多说一句就出去!”被戳穿的小孔雀恼羞成怒,抡起拳头威胁他闭嘴。

    上回送来的周边塞不下,她就随便找地方摆放,哪知明沉火眼金睛,进门就开始扫雷。

    “小孔雀。”明沉收敛笑意,认真地望向她,“谢谢你。”

    谢谢你回来我身边,爱我那么多年。

    突然煽情的口吻让刑幽有点招架不住,她本来就很好哄,再加上热恋期,一下子娇羞起来:“那你以后要对我很好很好才行。”

    “好。”他一口答应。

    刑父刑母在外回不来,晚上刑幽陪两人打了许久视频,又在电话里告状,说起哥哥延迟回家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