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这对cp我从小嗑到大 第125节

牢记备用网站无广告
    [我有一个朋友快不行了,此生最大的心愿就希望她嗑的cp能够官宣]

    [所以,今天的大狗狗哄好小孔雀了吗?]

    今天的大狗狗哄好小孔雀了吗?

    姜艾橙放下ipad,看着霸占她家的刑幽,连连摇头。

    哄好了,又惹毛了。

    爆夏蔚蓝黑料的时候,少不得有人提起当初夏蔚蓝跟明沉拍戏的事,尽管明沉反复解释,他从未炒过cp,有绯闻都会在第一时间澄清,但刑幽还是吃醋了。

    姜艾橙觉得自己就像网络上那种“看姐妹谈恋爱”的闺蜜,以为对方吵得天翻地覆准备安慰,结果只是小情侣调情,哄两句就好。

    她吸取了教训,刑幽来就来,她懒得劝。

    这会儿刑幽躺在懒人椅上,满脸笑容,姜艾橙顺口问了句:“什么事?笑得这么开心?”

    刑幽高兴地坐起身:“我哥说今年要回家过年,真好。”

    她哥哥刑刃从小志向远大,常年在外保家卫国,好几年没见着面,想念得很。

    “你不知道,我跟明沉以前最喜欢看我哥相亲。”刑幽想起幼年趣事,“他相亲特别搞笑,每次不到五分钟必散场。”

    谈起哥哥的糗事,姐妹俩挤在一起哈哈大笑。

    因为爷爷总是念叨,导致刑幽现在都认为:“唉,指不定这辈子就要打光棍了。”

    姜艾橙缓缓呼出一口气,起身给自己倒了杯热茶暖胃:“一个人过也挺好。”

    “橙子,你不会来真的吧?你才26岁,大好的青春年华。”

    上次蒋子煜说的那些话给了姜艾橙重重一击,几人在包间喝得醉醺醺,后来她探问姜艾橙的想法,姜艾橙只用沉默作答。

    刑幽轻捶膝盖:“以前你还劝我洒脱,轮到你自己倒是一根死脑筋。”

    “那我能怎么办?”姜艾橙捧起热茶杯抿了口,“我也想干干脆脆把他抛之脑后,你说这世界上有没有忘情水啊?要不我去喝一杯?”

    捶腿动作停住,刑幽抬头朝她一本正经点头:“有。”

    姜艾橙托着茶杯往前探头:“哪儿?”

    刑幽:“你演的电视剧里。”

    两人对视几秒,同时笑起来。

    姜艾橙的笑容下藏着沉重的伤怀,刑幽却想到前几天明沉说,蒋子煜除夕还要带公司最近在捧的小明星参加晚会,到时候多半要上热搜,姜艾橙看着心里肯定闹得慌。

    到了下午,姜艾橙见那人还没来,也没听刑幽接电话,顺口问了一嘴:“你家明沉呢?”

    “今天去摄影棚了。”有品牌方邀请他拍摄一组写真,刊登上新年封面。

    -

    布局精美的摄影棚内,男人身着酒红色衬衣,领口敞开,坐在奢华贵气的椅子上,露出腕间精致的表盘。

    他左手搭在桌旁,白玉般的手指修长漂亮,那蓝色星辰碎片元素的手表反被他衬出几分华贵气质。

    拍摄完,温助理立马递上外套。

    明沉在圈内有话语权,摄影师举着相机询问意见:“明老师,你觉得这几组图怎么样?”

    明沉大致浏览几张。

    能被大品牌请来拍摄的摄影师技术当然不在话下,无论是构图还是风格都没什么可挑剔的。

    旁边温助理能说会道,看到照片先把人夸一遍:“哥,您这颜值没得挑,摄影师遇到你都省事儿。”

    明沉那张脸,原图直出都没问题。

    不过,酒红色的衬衣解开了前几颗纽扣,某些角度拍出来的照片暴露出纹身。

    温助理细心周到,提前询问:“沉哥,还是像以前那样后期处理掉吗?”

    一张张高清照片从眼前划过,明沉思量片刻,道:“不用,就这样。”

    温助理点头:“好的。”

    他大概已经清楚明沉的决定。

    明沉拿起手机,上面不见一个电话和一条消息,心想某人还没消气。

    “啧。”小孔雀都不想他的吗?

    晚上工作结束,明沉亲自去姜艾橙的公寓接人。

    刑幽还准备拿乔傲娇一下,被姜艾橙毫不犹豫推出去,对明沉说:“赶紧领走!”

    刑幽回头控诉:“橙子,叛徒。”

    “拜拜了您。”姜艾橙拍拍手掌,毫无愧疚。

    反正刑幽都是要回去的,那两人在家门口歪腻,受伤的还是她。

    刑幽抿着唇,腮帮子鼓成河豚。

    明沉伸手一捏,把人扣在怀里,手指拨开散落的发丝,笑眯眯地亲她额头:“小孔雀,明天就是除夕,难道你想在别人家过?”

    刑幽轻“哼”一声,没再挣扎。

    时隔六年,他们终于能够一起迎接新年。

    一大早,刑幽被明沉从被窝里拉出来,顶着一头凌乱的头发瞪他:“干嘛。”

    早早起床穿戴整齐的明沉伸手掐住她脸蛋,吐出两个字:“约会。”

    两人都知道今天要约会,但明沉一直不肯告诉她约会计划,直到刑幽被带到一家银饰diy店门口。

    刑幽恍然大悟。

    时隔半年,醋坛子还记得录节目时她跟许寒天一起做手工的事。

    踏进店门,听到老板询问:“二位想做什么?”

    两人打量店铺,目光绕了一圈最后停在对方脸上,异口同声道:“戒指。”

    老板看他们的眼神逐渐暧昧:“那你们有没有什么喜欢的款式?或者自己想要的设计?例如刻名字或者图案。”

    许多人为了让戒指变得有意义,会在上面刻自己或对方的名字,但这似乎也不够独特。

    “名字也不够特别。”全世界重名的那么多,首字母相同就更多,刑幽边想边商量,“要不就刻对方的名字首字母再加上星星月亮的图案?”

    明沉思付片刻,手指垂在身侧轻敲:“我还有个主意,独一无二且无法复制。”

    刑幽好奇:“什么?”

    明沉勾起唇角:“先保密。”

    他单独向老板道明主意,老板点头微笑:“请两位先跟我来测量一下手指大小。”

    刑幽跟在他身边,扯衣袖:“你快告诉我。”

    明沉摇头:“都说了保密。”

    刑幽抡拳捶他:“这是要自己动手的,你瞒着我,我怎么做?”

    那几拳头轻飘飘的犹如棉花,明沉竖起食指轻贴唇边:“一会儿你就知道。”

    老板依序替两人测量出无名指大小,明沉多看了一眼,将数据记下。

    前面打磨戒指的时候,刑幽满是好奇,那人偏不肯说。

    刑幽放开工具,试图威胁:“你不说我就不做。”

    明沉丝毫不慌,拣起工具塞回她手中:“小孔雀,加油,那一步必定有你参与。”

    言下之意,只要她做到那一步就能揭晓答案。

    刑幽牟足了劲儿,遇到不好操作的或是容易伤手的步骤,明沉会主动帮忙。

    终于,材料打磨成光亮的戒指条。

    老板拿出一盒印泥放到旁边,刑幽疑惑抬头,正要开口,手指却被人握住。

    在刑幽疑惑的目光下,明沉捏着她手指按进印泥,随手拉着她移向戒指,在光滑表面留下明显的指纹。

    他自己重复刚才的操作,两枚未成形的戒指留下两人独有的指纹,刑幽终于明白他说的秘密。

    指纹。

    跟所有人都不会重复的指纹。

    明沉拿起刻刀,按照指纹印记刻出划痕,刑幽在中途停下动作,偷偷看他。

    男人侧脸棱角分明,一半被光照亮,一般隐在灰黑的阴影里,浓黑的睫毛又长又密。都说他有一双深情的眼睛,可她现在看明沉,哪怕没有与之对视,依然感受到浓浓情意。

    她不是第一次见明沉认真的模样,稚嫩的童颜、清隽的少年、成熟的青年,随着时光的增扎,越发为他着迷。

    “小孔雀。”明沉忽然扭头,准确无误捕捉到她偷看的视线,“在看什么?”

    “我,我就看你怎么做而已。”刑幽赶紧低头,假装在研究自己的戒指。

    明沉唇角微扬,没再继续逗她。

    两枚戒指经过刻刀加工,在戒指表面留下清晰痕迹,他们又在指纹旁分别刻下xy和c的字母。

    待戒指成型,刑幽迫不及待想要戴进指间,半途被明沉夺走:“怎么能自己戴?”

    刑幽举起空荡荡的手:“嗯哼?”

    明沉托起她手腕,将刻着c的那枚戒指戴进她的无名指。

    明沉细心地将刻有指纹那一面拨向上方,名字位置刚好停留在侧面,藏在之间:“这是属于我们的独一无二。”

    “好看。”刑幽眼里亮晶晶的,充满欢喜。

    她把明沉手里的另一枚拿过来,示意他伸手:“我也给你戴。”

    明沉十分配合张开五指,刻着xy的那枚戒指出现在他无名指间。

    他弯唇笑,直勾勾的眼神落在刑幽脸庞:“小孔雀,我们这像不像在交换戒指?”

    交换戒指,是婚礼上的仪式。

    “你别想占我便宜,虽然这两枚戒指是无价之宝,但我要是结婚,肯定要更漂亮的钻石戒指。”那是一种不可或缺的仪式,也是许多女孩子的执念。

    明沉跟着轻点头,装作恍然大悟的模样:“哦,原来你喜欢钻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