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这对cp我从小嗑到大 第19节

牢记备用网站无广告
    正当众人看得起劲,突然发现屏幕中的身影越来越小。

    两匹骏马在宽阔的草地上飞驰,直接脱离镜头。

    窥屏的蒋子煜:“???”

    这特么是俩bug吧?

    后期组还指望剪辑你俩快意奔腾的视频蹭波话题,直接跑没影儿。

    两人的速度不相上下,这场比赛似乎没有尽头。

    “看到前面那排树了吗?谁先到那里,谁就是胜利者。”

    “好!”

    刑幽眼中只有终点,加快速度向前飞奔,完全没注意到旁边的人刻意减速,踩着她抵达终点的后一秒冲过去。

    女人骑在高高的马背上,得意地撩开马尾,以胜利者的口吻:“我赢了。”

    在阳光下奔跑,碎发已经被汗水淋湿,贴在红彤彤的脸颊、沾在白皙晶莹的颈窝。

    明沉凝视着眼前人:“是,你赢了。”

    刑幽这才注意到周围环境:“我们好像跑太远了。”

    她骑在马上,发现明沉跳下马,将牵马的绳子套在树上。

    刑幽不明所以,就看着他这一系列行为。

    拴好黑马的明沉朝她走来,刑幽视线追随:“你干嘛?”

    不等她问清楚,背后突然被撞了一下,贴上炙热胸膛。

    明沉飞身上马,从她手里抢过缰绳,重新御马奔跑起来。

    自己骑马能够掌控,而今她被束缚,身后那股强大的力量不可忽视。

    红马扬蹄,刑幽失去重心,猝不及防跌进身后怀抱。

    她心里七上八下,惊慌去抓缰绳,摸到那滚烫的手腕:“明沉!你要干嘛?”

    马蹄狂奔飞扬,风声鼓噪。

    男人哼笑一声,混着浓厚气息清晰钻入耳间:“三人行好玩吗?嗯?”

    第16章 正版(下章入v)“你是我的未婚妻。……

    三、三人行?

    她听清了明沉的问题,可对方根本没给她回答的机会。

    准确来说,明沉并不在意她的答案,而是在用行动对她今早的选择表示不满。

    刑幽被他禁锢在身前,骑在马背上颠簸,大脑一阵恍惚。

    很早之前就知道,明沉对她有占有欲。

    因为“未婚夫妻”的身份,高中时她跟班上哪个异性同学关系走得近,那人都会没脸没皮强行掺一脚。

    当然,她也不甘示弱把明沉的桃花斩得一干二净。

    那时候,许多同学以为他俩早恋。

    有次学校组织篮球赛,她跟姜艾橙作为啦啦队给不同的篮球队加油助威,好巧不巧,她被分到明沉的敌对方。

    上场前,明沉明目张胆插入她们队伍中央:“知道等会儿给谁加油吗?”

    “当然。”她扬声一哼,指着自己身上蓝色队服,跟明沉身上那件张扬的红色球衣形成鲜明对比。

    “错了。”明沉纠正道,“你得给我加油。”

    “凭什么?我可是蓝队的。”她抄起双手,丝毫不放在心上。

    岂料明沉当场取下一只护腕,捉住她手指,二话不说将红色护腕套在她手上,拽着她手掌抵向胸膛:“你是我的未婚妻。”

    球场人声鼎沸,少年目光灼灼,盯着她的眼神比金光灿灿的太阳还要炽热。

    那天的比赛热血激昂,刑幽穿着蓝色队服,眼里却只剩下那个意气风发的红衣少年郎。

    -

    不知过去多久,马场这边的镜头终于有了回应。

    观众迫切想看那俩人策马奔腾的样子,切过来却见温俊朝镜头怼上一张大脸:“观众朋友们久等了,目前的情况是,赛马已经超出录制范围,后期镜头合集请移步我们《不科学恋爱》官网,还可以为你最爱嗑的cp点赞打call哦。”

    [哈哈哈俊哥已经无聊到给自家打广告了]

    [俊哥儿:好像是三人行,又好像不是]

    [心疼我俊哥,可我居然有点想笑是怎么回事?]

    温俊最终放弃驯马,找到遮阴的地方坐下,手里拎着赞助商提供的饮料时不时喝两口。

    远方隐约传来马蹄声,温俊探长脖子,竖起耳朵。

    声音由远及近,听起来不像双人赛马。

    “他们回来了。”

    不知是谁吼了一声,穿透镜头震响观众耳朵,无数双眼睛紧紧盯着屏幕,只见一匹红色骏马如流星电闪飞驰入镜。

    明沉单手控制缰绳,另一只手扣在刑幽腰间,绕桩勒紧缰绳。

    浮尘在阳光下起舞,马蹄扬起又重重踏下。

    直至停止,缰绳彻底放松。

    这一幕让温俊看得目瞪口呆。

    不是赛马吗?怎么变双骑了?

    刑幽一言不发从马上下来,不争输赢也不看明沉,头也不回往休息室去。

    体贴暖男温俊立即拎起两瓶饮料上前:“小幽,喝水吗?”

    刑幽愣了下,伸手接过一瓶:“谢谢。”

    对方抬起头,温俊这才注意到她双颊通红:“脸怎么这么红?”

    他担心娇弱的女孩可能中暑。

    “……”刑幽抿唇,干巴巴吐出两个字:“晒的。”

    话音落下的时候,明沉正好迈进门槛,刑幽的视线越过温俊看见那人,握紧饮料转身离开。

    “明沉,喝水吗?”温俊重复上个步骤,将手里剩下那瓶递出去。

    “谢谢。”明沉轻松拧开瓶盖,仰头时,性感的喉结随着吞咽动作上下滚动,弹幕惊叫连连。

    “你们跑哪儿去了?不是两匹马吗?怎么就剩下红马了。”温俊实在想象不出两人骑马跑出去后的场景,莫名其妙少了一匹马就很奇怪。

    明沉拎着瓶颈按在桌上,唇角勾笑:“另一匹马不太听话,跑了。”

    “是吗?我也听说你选的那匹马性子烈。”温俊摇头叹气:“幸好人没事。”

    [看明沉的表情,感觉不是这么回事]

    [单纯的俊哥儿又被骗了]

    [对不起是我思想有问题,我忏悔]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看刑幽的反应可不像明沉嘴上说的那么回事。

    但究竟发生什么,暂时不得而知。

    下午,三队人马返回别墅。

    傅亦白跟夏蔚蓝这组,安安静静的去,清清静静的回。

    傅亦白拿立得拍洗了许多海洋生物的照片,夏蔚蓝找彩色夹子跟麻绳把照片吊起来,摄影组特意给照片留了镜头。

    许寒天跟苏蒙蒙跟前者对照组。

    苏蒙蒙胆大爱挑战,拉着许寒天去坐过山车,玩了跳楼机,最后是脸色惨白的许寒天被苏蒙蒙搀扶着走出来。

    刑幽三人组最后回到别墅,夏蔚蓝似乎对他们的经历十分感兴趣,一直在问:“你们三个今天玩得好吗?”

    三个,你们三个。

    多扎心的数量。

    刚到家的刑幽实在没心思聊天,她只想赶紧去洗澡,换身干净衣服。

    见状,温俊主动上前:“小幽跟明沉今天赛马很有意思,可惜后面镜头没拍到。”

    大家都看得出,温俊虽体贴所有人,但明显在夏蔚蓝做得更多。

    可惜夏蔚蓝并不care他。

    不仅如此,当夏蔚蓝听说明沉跟刑幽赛马羡煞旁人,最后同骑归来的事情,再也笑不出来。

    [强颜欢笑,心疼我夏夏]

    [抱抱,沉澜大旗永不倒]

    [某茶最会装,演戏你们也行?]

    不爱听又怎样,让她心塞的还在后头。

    今日晚餐将由刑幽跟明沉负责,两人往厨房一站,磁场就变得不同。

    [吼吼,有恋综内味儿了]

    [来了来了,小厨房场景终于出现了]

    [帮她系围裙啊!从前往后抱啊!]

    然而并没有。

    两人自己给自己系上围裙,开始忙活。

    刑幽对厨房这块没什么研究,还是在国外那段时间勉强学会自给自足,味道平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