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这对cp我从小嗑到大 第10节

牢记备用网站无广告
    实在没想到,姜艾橙今天约的朋友就是刑幽。

    想起刚才明沉提出的要求,蒋子煜大脑飞速运转。

    如果能让明沉跟刑幽上综艺合体,光是噱头传出去就足以刺激粉丝心跳。

    再加上,曾经的国民cp跟现在的绯闻女友碰在一起,那不得比干柴烈火还燃?

    老同学见面叙旧,刑幽心中另有盘算:“听橙子说,蒋少爷这几年混得不错。”

    考不好就要回家继承亿万家产的大少爷。

    听到“蒋少爷”这称呼,蒋子煜连忙举手投降:“那都是显摆给外人看的,你们知道我是被迫的。”

    蒋子煜是富n代,上学时每天都有司机接送,经常看见保镖跟在屁股后面追着喊“少爷”。

    别人羡慕他有钱,稍微熟悉点的就知道,司机接送是怕蒋子煜逃课,保镖是为在他叛逆的时候押他回家。

    同学们戏称他为“蒋少爷”,这三字类似于外号。

    “我就是最近在策划一个线上直播节目。”蒋子煜别有深意地看向刑幽,不着痕迹抛出钩子:“一档全新模式的恋综。”

    “不科学恋爱?”她隐约记得是这名字。

    “对。”蒋子煜好奇,“你知道?”

    “在你朋友圈看到过。”提到恋综,刑幽不着痕迹给姜艾橙递眼神。

    比起自己,姜艾橙跟蒋子煜更熟,探听起来更方便。

    姜艾橙朝她点头,顺势接话:“蒋子煜,你们那个恋综已经开始拟邀嘉宾了?”

    蒋子煜回头问:“怎么,你感兴趣?”

    “我可没时间。”姜艾橙摇头:“我就是听到有人说邀请了几个大明星,有点好奇,方便透露一下吗?”

    蒋子煜哈哈一笑:“这确实不太方便。”

    在两个女人变脸之前,蒋子煜话锋一转:“但是……”

    当两人的目光被吸引过来,蒋子煜神神秘秘补充:“参与节目的嘉宾是有权知道的。”

    姜艾橙直起背往椅子一靠:“你忽悠谁呢,咱们这儿就三个人。”

    蒋子煜笑吟吟的指向目标人:“我就是想问问,刑幽你最近有时间吗?要不要来我这个综艺玩玩?”

    这样的走向实在是出乎意料。

    刑幽跟姜艾橙对视一眼,傻了。

    什么情况?

    关我啥事?

    黑白分明的眼珠左右打转,刑幽张唇道:“我不是娱乐圈的。”

    蒋子煜解释:“节目还邀请了别的素人,不全是圈内人。”

    刑幽问:“为什么找我?”

    “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觉得你合适。”

    那张脸天上就该出现在荧屏上,被大众所爱。

    再加上某人的私心,这事儿必须办妥。

    这一邀请来得突然。

    刑幽静静注视着桌面那杯冰饮,直到融化的沙冰被芒果染成金黄色,收回视线看向蒋子煜:“我大概不能适应跟一群陌生人上节目。”

    蒋子煜连忙摆手:“不不,不全是陌生人。”

    刑幽定了定目光:“哦?”

    旁边的姜艾橙竖起耳朵。

    见她对上节目并不排斥的样子,蒋子煜只想抓住机会将人留下,当即透露口风:“明沉也要去,老熟人了。”

    姜艾橙“啪”的一声鼓掌:漂亮。

    手掌握住冰凉的杯子,刑幽勾起唇角,眼里的笑容比冰雪还冷。

    -

    短短一天之内,网上的热搜又换了一批。

    家国大事、明星娱乐、新奇趣闻。

    像夏蔚蓝这种把微博当朋友圈发的,看病发一条让粉丝们安慰,复工发一条让粉丝们鼓励。

    夏蔚蓝也很有心思,那条复工文案的配图不是自拍,而是一张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剧组拍的照片。她跟女二号对着镜头合拍,后面留出的一大部分背景里装着工作人员,以及……男主角明沉。

    评论区差点吵起来。

    还是老生常谈的话题。

    夏蔚蓝的粉丝一如既往吹捧美貌和营业本领,部分黑子开始阴阳怪气嘲讽她死皮赖脸拉明沉炒热度。

    [停工发,复工发,你一个人耽误整个剧组进度还好意思显摆?]

    [发图能别带上明沉吗?对方澄清了,这边还死皮赖脸]

    [不炒热度会死啊]

    [夏绿茶放过我哥哥]

    看到这些评论的时候,刑幽庆幸自己没认证微博,不然昨天可能就已经被淹没。

    不过这些都跟她没关系,等《不科学恋爱》节目公开明沉和夏蔚蓝携手上恋综的消息,估计还得闹一波。

    刑幽没看太久,直接推出微博切换app购买机票。

    cake跑过来蹭她脚,刑幽这会儿没心思陪他玩,伸手推开,cake又粘过来。

    如此反复几次,刑幽低头指着它鼻尖:

    “坏猫。”

    “跟你爸爸一样。”

    cake似乎听懂了,小拽猫变得满脸委屈。

    他爸犯的错,关它什么事?

    晚上明沉回来,被嫌弃的cake跑到他脚边喵喵叫着求安慰。

    奈何主人不懂猫语,让它一边呆着去。

    剧组在抓进度,夏蔚蓝状况一恢复就开始拍摄,今天回来很晚。

    本以为刑幽睡了,没想到房间亮着灯。

    据蒋子煜转述,刑幽对上节目并不排斥,但也没有欣然接受。

    从小到大刑幽站上舞台的次数多不胜数,自然不畏惧观众视线和镜头。况且当年比赛火了之后,还有节目组邀他跟刑幽上综艺,那会儿多数时间组织他们做游戏,刑幽在节目上玩得很开心。

    房门虚掩着,明沉抬手轻敲两声。

    里面传来刑幽的声音:“谁?”

    明沉:“是我。”

    刑幽:“进来。”

    明沉伸出手,在房门打开的刹那,一不明物体直接朝他飞来。

    明沉抬手一挡,“暗器”精准砸向掌心。

    翻转来看,是颗橘子。

    事发突然,他不明所以:“刑幽?”

    坐在桌前的刑幽转头,冷冷盯着他:“退婚。”

    第9章 正版晋江文学城不科学恋爱

    “退婚?”

    自打刑幽回国,这两个字在他耳中出现的频率尤其高。

    “上次是虚假绯闻,这回又是因为什么?”

    “退婚就退婚,还需要什么原因?”刑幽语气不耐,摆正身体对着前方书桌也不愿看他,“我跟你的婚约本就是个乌龙,要不是当年两位爷爷喝酒说胡话,怎么会变成这样?”

    婚约之事确实有些巧合。

    当年她跟明沉同台合奏,比赛视频传出,在网上大火。

    他们被中央音乐学院破格录取,随后又受邀参加儿童综艺,青梅竹马cp粉将他俩视频各种剪辑,有时家中亲人看见都会笑。

    两家长辈关系不错,一天喝酒醉醺醺的,指着两个孩子说要结个亲家。

    按照老人的意思是:“两个孩子有缘,先让他们好好相处,要是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把婚退了就是。”

    也没有封建主义让他们按头结婚,反正就这么定下了。

    小时候是说着玩的,随着时间增长,慢慢就变成心照不宣的秘密。

    原本他们成年时就该退去这桩乌龙婚约,可惜时机不对,再加上后来两人各自进入不同领域学习、发展,拖到现在。

    去长辈面前退婚不难,只要明沉跟她一起回家,共同表明这项意愿即可。

    面对未婚妻冷漠的质问,明沉垂眼,嘴角弧度逐渐敛平:“你这样想的?”

    刑幽撇头,盯着他不语,眼神好似在说:不然嘞?

    橙黄的橘子在指间微微凹陷,明沉抬眸连上她目光:“退婚可以,但我有个条件。”

    “你说。”刑幽抱起手臂往背后一靠,静静凝视着他。

    明沉抬起手,这才注意到他另一只手里拿着一个信封大小的东西,不知是什么。

    直到他停在面前,递来一封邀请函:“跟我一起参加节目,节目收官,我陪你回家退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