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这对cp我从小嗑到大 第8节

牢记备用网站无广告
    诸如此类疑问多不胜数,眼下已经不止粉丝关注到她,还有各路黑子。

    青梅竹马cp粉毕竟占少数,掀起一波热潮,剩下的留给其他人发挥。

    明沉的唯粉难以接受,这些年不管拍什么戏跟哪个女主传绯闻,他们都誓死捍卫哥哥的单身形象,更恶劣一点直接转战进攻绯闻女友微博。

    可是他们找啊找,微博并没有刑幽的官方账号,甚至搜遍其他几个较火的网络平台也没有刑幽的相关认证。

    唯一能找到的只有刑幽小时候别人给她建立的后援会,经过多年风霜摧残只剩躺尸粉。没人经营搭理,毒唯跟黑子无功而返。

    当事人刑幽窝在吊椅上跟好友连线吃瓜,盯着微博评论聊了半天。

    非常具有女明星修养的姜艾橙正在家里做瑜伽锻炼,挂着一只蓝牙耳机:“所以你现在”

    “对了,刚才蒋子煜打电话问我能不能给一下你的联系方式。”

    刑幽剥开橘子往嘴里塞一瓣:“他要干嘛?”

    “说是联系老同学,我估计也是看见你网上的事儿了。”姜艾橙掰扯着:“你不知道吧,他大学毕业就回去继承家业了,今年好几部上映的电视电影都是他家投资呢,听说最近又在搞什么综艺。”

    蒋子煜是他们高中同学,家里富n代,当初玩得不错,后来刑幽出国才慢慢断了联系。

    现在想起来还是印象深刻。

    蒋子煜为人讲义气,再加上那层镶金边的身份,结交一下没坏处,刑幽同意把联系方式给他。

    “那行,回头我把你微信推给他。”热身训练结束,姜艾橙起身准备拔掉耳机,“我这边还要做其他训练,先不说了。”

    “哦,那我挂了。”一茬接着一茬挺费心神,刑幽捂嘴打呵欠。

    “等等!你先别挂!”正要按下红色键,姜艾橙急忙打断,“你去看明沉微博第一条最新热评。”

    在网上搜不到刑幽的账号,吃瓜网友们全部汇聚到明沉微博底下。

    “有什么好看的,不就是讨论我跟明沉的关系……”刑幽随口念叨着,漫不经心切换微博,目光突然被一条热评死死钉住。

    刑幽难以置信的盯着屏幕,揉揉眼睛。

    楼里的评论飞速刷新,其中有一条以最高点赞数被顶上前排:竹马哥哥带着小青梅去医院?该不会是孕检吧?

    刑·当事人·幽:???

    第7章 正版晋江文学城清清白白

    那条评论被顶上首页后,楼层里的回复也是五花八门。

    [刑幽这么多年没有露面,按年龄算,今年应该24岁,合法了]

    [明沉陪刑幽去医院,说明两人仍在联系并且关系不错]

    [我怀孕的时候经常需要去检验科抽血,每次都喊老公陪]

    一个不切实际的猜测被他们编得有理有据:如果病人情况严重,那么陪在身边的应该是非常亲近的人;如果只是普通朋友做小检查,明沉没必要冒着闹绯闻的风险陪她抽血。

    综上所述,要么他们关系密切,要么他们做的小检查是——

    丈夫陪妻子孕检。

    刑幽:“……”

    谁相信她只是不小心被小拽猫cake挠了一下呢。

    看到评论,刑幽深深地咽口唾沫,从屏幕里抬起头。

    半分钟后,她去敲响了隔壁房门。

    “进。”

    得到同意,刑幽推开门,猝不及防跟站在里面的明沉目光相撞。

    她不自在的眨动眼睛,对方也不说话,只是将视线从她脸上往下移……

    刑幽低头一看,双手挡在腹前。

    此地无银三百两。

    见她下意识的动作,男人抬手轻抵鼻尖,磁性的笑声从喉咙里溢出来。

    评论那么热,他当然也看见了。

    刑幽忙放开手,圆眼瞪他:“你是在笑我吗?”

    “没有。”明沉推开桌旁的手机,面不改色撒谎,眼底的神情显而易见。

    刑幽难以置信,他俩都被传出早婚早孕了,当事人竟还一副悠然姿态。

    她皮笑肉不笑的捏紧手机:“你注意点,搞不好我一个不高兴就去微博第一条评论回复属实。”

    “行。”明沉斜靠墙面,懒散道:“既然孩子都有了,咱俩挑个日子把婚结了吧。”

    刑幽:“……”

    狗男人不要脸。

    “谁要跟你生孩子。”

    “我这基因也不差吧?”男人低头扫了眼自己的身材,颇为自恋。

    刑幽从上往下将他打量一遍。

    那张被粉丝称为“神颜”的脸自然没得挑,至于身材……

    肩宽腰窄,就是不知道斯文衬衣下,17岁那年的腹肌有没有变得更性感?

    走神那几秒钟被明沉捉个正着。

    瞥见对方眼底明晃晃的调侃笑意,刑幽定下心神,抬起高傲的天鹅颈,随口一评:“也就一般般。”

    “啧。”明沉走到她面前,抬手在她头顶按了按,“怎么尽撒谎呢。”

    松散的长发在他掌心揉乱,发丝拂过脸颊,刑幽将他手拿开,把偏移的话题带回去:“你们明星不都是对外宣称单身?”

    明沉不紧不慢抽回手,意味深长地反问:“我算单身吗?”

    “……”好像也不全是。

    刑幽蹙起眉心:“婚约只是长辈的意思,咱俩清清白白。”

    明沉噗呲一声笑出来:“孤男寡女同住一室,清白吗?”

    刑幽歪头理论:“那怎么能一样?家里还有秋姨呢。”

    她只是暂住,跟当年明沉借住她家没区别。

    明沉缓缓撩起眼皮,眼里闪着星星点点的笑意:“秋姨?你确定?”

    刑幽:“……”

    我不确定。

    当初把她行李箱拎进明沉房间的就是秋姨,要不是知道秋姨不追星,她甚至有理由怀疑对方是南沉北幽cp粉。

    怎么就能把她行李箱直接放明沉床边呢!

    这话题没法继续了。

    明沉总是顾左而言其他,明明受质疑的人是他,受舆论影响的也是他,他自己倒是稳如泰山。

    “反正受影响的不是我,你自己爱处理不处理。”刑幽没兴致陪他瞎掰乱扯,到这份上明沉都没开口叫她配合,想必是不需要。

    刑幽转身就要走,又被叫住。

    明沉下巴尖朝向桌面,示意她:“橘子拿走。”

    黄澄澄的水果勾起刑幽回忆,脑海中闪过秋姨那句话,似乎是明沉吩咐买来的东西?

    她侧身盯着桌上的橘子:“你特意让秋姨买的?”

    明沉抱臂倚在桌边:“我看有人抽血差点晕过去,想试试能不能用她最喜欢的橘子续个命。”

    “……我谢谢你。”刑幽不客气地拎走了一整袋。

    房门合上,卧室再次恢复安宁,只不过这次少了袋橘子。

    明沉垂着眼,拿起旁边的手机,圆角抵在桌面,眸色沉了几分。

    他当然可以让刑幽出面配合澄清,只是那样做,无异于让刑幽公开露面,把她推上更高的热度。

    当年的国民cp将他跟刑幽的名字绑在一起,网友们对年龄小的青梅竹马没有恶意,可长大后的刑幽于他们而言是陌生的,说不定会产生强烈排斥。

    要么当个圈外人,要么成为圈内人。

    -

    这次回到房间,刑幽没再出去,舒舒服服洗了个澡,躺在床上进行睡前仪式。

    刑幽没再去微博看评论,登录推特,忽然觉得自己的账号好清静。

    无绯闻无八卦,只有美好的小天使留言。

    关网前刚巧收到sunshe发来的私信,这次变成正常时差。

    留的:晚安。

    刑幽随手打字回一句“好梦”,彻底把手机丢开。

    借住明沉家的第二晚,前半夜也没怎么睡好,总是梦见她跟明沉“打架”。

    高三那年,她好不容易拿到喜欢的歌手签名照藏在书里,不小心被明沉发现抢了去。

    为了夺回自己的宝贝,她抱住明沉的胳膊往下拽,两人力量悬殊,她死不肯认输,最后扭成一团。

    那一次,是滚到了地板上……

    “砰——”

    好痛。

    睡觉不老实的刑幽裹着空调被摔到床下,痛感让她清醒了那么几秒钟。

    卧室一片暗色,只有窗外一缕灯光照明。

    睁眼看着模糊的夜景,刑幽迷糊地揉揉腰,爬上床重新睡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