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这对cp我从小嗑到大 第7节

牢记备用网站无广告
    第6章 正版晋江文学城不会是孕检吧

    沉寂多年的“南沉北幽”话题重现大众视野,少部分人疑惑去医院的原因,大部分人都在猜测两人关系。

    [刑幽?是麻麻当年嗑的那个拉小提琴的刑幽吗?]

    [青梅竹马照进现实?]

    [啊啊啊啊好甜啊,他们真的开始恋爱了]

    [我嗑的cp成真了???]

    网络传播之快,情况一下子变得比明沉去探望夏蔚蓝的谣言还复杂。

    刑幽捧着手机哼唧两声,摊开双手问:“现在怎么办?”

    明沉正要回答,刑幽设置的来电铃声再度打断两人谈话。

    刑幽眉头一皱,不耐烦的翻过来,余光扫过屏幕上的备注显示,整个人瞬间清醒。

    “嘘!”她竖起食指示意明沉噤声,然后才抖着手指接听电话。

    “爷爷。”

    从小到大,爷爷留给刑幽的印象很复杂,严肃又慈祥。

    没事儿的时候可以跟爷爷撒娇耍赖,遇到问题爷爷就会变得十分严肃,作为孙女的刑幽面对长辈也会心虚。

    比如今天这件事曝光,好像被长辈抓到“早恋”一样的性质,即时她已经是拥有独立决定权的成年人。

    “回国了?”

    “刚回来……”

    “跟小沉见面了?”

    “是的。”

    一问一答,老人哪里不知这是孙女心虚的表现,现下他就担心:“怎么进医院的?”

    刑幽连忙回道:“不小心被猫挠了一下,不放心去医院做检查,不过现在没事了。”

    刑幽的话语中无一不透露着某种信息。

    想起传到耳边那些话,老人在打电话前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你们在同居?”

    “爷爷你听我解释!”刑幽猜他多半是听到网上谣言,连忙解释道:“我是因为刚回国,人生地不熟才去他家暂住的。”

    她刻意咬重“暂住”两个字。

    刑幽老老实实交代完事情真相后,老人沉默近半分钟:“你们两个本就有婚约在身,又都是成年人,真在一起也没什么,最好是把婚结了。”

    “不是这样的……”她要退婚的啊!

    隔着电话,刑幽说不出口。

    原计划是带明沉回家跟长辈面对面谈。

    爷爷在电话里问了很多,刑幽不能不答,也不能挂电话,只是握着手机坐那儿应声点头。

    电话里好几次提到明沉,刑幽伸脚去踢站在前方男人,不断用眼神示意。

    她那动作犹如挠痒,明沉勾唇笑笑,勉为其难伸出手。

    信号对接成功,刑幽连忙把手机递过去,好像抛开一个烫手山芋。

    “刑爷爷。”对着电话那头的老人,明沉直接变了个腔调。

    他不再懒散倚靠,举着手机朝外面去。

    刑幽赶紧穿上拖鞋,好奇追上去,在门口被明沉伸来的手按住脑袋,推回去。

    刑幽不客气地把手拍开,手指拨弄额前碎发,潇洒转身背道相驰。

    哼,不听就不听。

    明沉抬了抬眉梢,耳边还残留着“哒哒哒”的脚步声。

    小孔雀的又要跟他闹了。

    老人沙哑浑厚的声音陆续从手机里传来,明沉从容不迫一一回应,最后温声道:“网上的事我会处理,过段时间我跟星星回去看您。”

    星星是刑幽的小名,也是英文名。

    挂断电话,刑幽的手机顶部弹出itter(推特)消息,他没有点开,推门把手机还回去。

    刑幽迫不及待地问:“爷爷怎么说?”

    明沉顺口答:“让你听我的话。”

    “呸。”她才不信爷爷会说样的话,狗男人总想忽悠她。

    “快说,网上的事怎么解决?”

    被显微镜网友捕捉到名字实在出乎意料,她低调回国,没想到这么快被曝光。

    倒不怕面对大众,只是,她跟明沉的关系真的很微妙。

    “暂时不用你出面。”明沉逆光站在前方,明明跟平时说话别无二致,却带着让人信服的力量。

    刑幽张口:“哦。”

    她已经表过态,既然明沉说不用,那就不用。

    事情谈完也该走了,刑幽高高伸出手示意他把手机还回来,岂料男人眉头一挑,故意将手机举高。

    刑幽跳起来去抢,争夺之间,光滑的手机在明沉指间旋转半圈,“啪”的一声,屏幕面朝地板摔下去。

    明沉:“……”

    刑幽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两只手已经抡成拳。

    明沉抢在她爆发前,捡起手机塞还回去。

    她岂是这么好敷衍的,丢开手机就要发动,被明沉被死死按住。

    力气抵不过明沉,推不开,就像那年在家里因为争抢某个东西差点打架。

    回忆跟现实重叠,激发刑幽心里怒火:“明沉你是不是欠啊!”

    一场男女之间的较量,炸毛的小孔雀不依不饶踹到他脚边,明沉眉头一皱,转身把人抵在桌边,双臂撑在两侧将其禁锢。

    屋顶灯光倾斜而下,阴影覆盖面颊,熟悉的气息侵袭嗅觉,刑幽的大脑进入片刻待机模式。

    太近了。

    隔着衣服的心跳声变得越发清晰,“咚咚咚”的闹着钻进耳朵,想不在意都难。

    赤裸的胳膊贴着腰间软肉,男人手指微蜷,褐色眸中泛起波澜。

    紊乱呼吸之中,他没有丝毫退离。

    那一刻,时光静止,眼神凝滞。

    两道影子在墙壁交错,他们越了界。

    “明先生,你要的东西到了。”房门没关,外头传来秋姨平和的声音。

    屋内两人齐齐看出去,只见秋姨拎着一只购物袋站在门口,一脸惊愕的望着他们。

    秋姨嘴角微张,把袋子放到门边桌上,丢下一句“我什么都没看见”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奇妙的氛围被这一小插曲打破,刑幽反应过来,连忙把人从身前推开。

    眼睛迅速眨动几下,显然不自在。

    明沉捏着衣领整理着装,慢条斯理的将刚才散开那颗纽扣重新扣上,淡定从秋姨留下的袋子里取出一颗黄澄澄的水果在她眼前晃过:“给你买了橘子,要不要吃?”

    刑幽抿唇,抓走那颗橘子,回避视线摔门而出。

    直到转角,刑幽停住脚步,低头看着手里的橘子,轻拍心口给自己顺气。

    脑海中思绪纷乱,她抬手敲敲额头,漂亮清澈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懊恼。

    目送刑幽的身影消失在转角,男人敛起嘴角,让秋姨过来把袋子拎走。

    安抚完小孔雀,明沉还要跟段文凡商讨解决方案。

    当段文凡发现自家艺人跟不知名的女人接触时心惊胆战,在得知那个女人叫“刑幽”后,段文凡的心情变得十分复杂。

    刑幽……

    刑幽啊。

    或许很多人已经淡忘这个名字,作为明沉的经纪人怎么可能不知道呢!这可是当年国民cp女主角,跟时不时爆出的绯闻女友不是一个档次。

    难怪先前他反复追问视频中女人的身份,明沉不肯说。

    段文凡把自己高价买下的视频反复看,哪怕没看见正脸也知道是个美人,他也好奇两人什么关系:“你跟刑幽真的不是在谈恋爱?”

    明沉果断答:“不是。”

    段文凡追问:“那你俩去医院?”

    明沉言简意赅:“她被cake抓伤了。”

    “你们还住一起了?”段文凡音量拔高,抓到重点。

    明沉走的是演艺路,并不是纯靠流量的明星,但事业高峰期谈恋爱确实不合适。

    “事已至此,就算你出面说只是朋友之谊,网友们也不会相信。”甚至他自己都不信这俩人毫无猫腻,“如果你们没有谈恋爱,最好请刑小姐配合澄清。”

    明沉声音荡离手机,嗓音沉下去:“这是我的私事。”

    段文凡惹不起这位爷,怕他又像出道那会儿特立独行:“你是明星,一言一行都被大众关注着,而且刑小姐不能算完全的圈外人。”

    就好像现在,仅仅是名字跟明沉同框就在网上嫌弃风浪,现在网友们对长大后的刑幽充满好奇。

    南沉北幽cp是否成真?

    小时候漂亮的公主长残了吗?

    刑幽消失在大众视野这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