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这对cp我从小嗑到大 第6节

牢记备用网站无广告
    定了定心神,刑幽重复道:“谢谢。”

    那几秒迟疑被明沉捕捉到,他故意侧首,抬手点点耳朵对着她说话的方向:“没听清。”

    刑幽:“正好在医院,建议你挂科看耳朵。”

    要不是手里拿着棉签,她一定把耍无赖的人拍开。

    口罩遮不住男人眼中溢出的笑意,好似非要逗她露原形才满意。

    抬起棉签,见血已经止住,刑幽径直走向垃圾桶。

    她有很多弱点,怕打针是其中之一,从小到大也没能克服,顶多是表现方式变得更能忍。

    本以为,长大后的自己在明沉面前应能处处优雅得体,哪知见面第二天就进医院“回顾往昔”丢人画面。

    一定是因为她回国没看黄历!

    刑幽的情况并不严重,再加上cake是一只健康的家养猫,医生表示不用注射疫苗。

    听到这样的结果,刑幽大大松了口气,离开医院时脚步都变得轻快许多,看到明沉也能赏他一个笑脸。

    本以为这件事到此结束,回程途中,明沉忽然接到经纪人打来的电话。

    段文凡开口就问:“你去医院了?”

    明沉:“嗯。”

    “你去医院干嘛啊?看望夏蔚蓝啊?”段文凡语气不太好,“前几天那视频刚澄清,你现在去不是给娱记送新闻吗?”

    敏锐的字眼让人瞬间明白,去医院的事儿可能暴露了。

    刑幽坐在旁边听到的内容很模糊,暗暗观察明沉,只见当事人懒洋洋靠着座椅,一副悠然淡定的模样:“谁告诉你,我是去看她?”

    段文凡迟疑。

    作为经纪人,明沉对夏蔚蓝的态度,他再清楚不过。

    但明沉去医院是事实。

    “所以你到底去医院干什么?”

    余光扫过旁边那抹身影,明沉敛起眼底笑意,声音沉静几分:“去查,谁爆的料,看他手里还有什么东西。”

    “知道。”做了这么多年经纪人,段文凡有经验,只是明沉跟他以前待过那些艺人稍微不同,许多事要特别处理,“微博你先别管了,公司会安排。”

    微博,明沉跟夏蔚蓝的账号下已经乱成一锅粥。

    下午夏蔚蓝因病休假,在微博发出一张输液图片,惹得粉丝们好一阵心疼,评论区几乎被安慰和关心的文字淹没。

    紧接着,一网红账号突然爆料:[明沉现身医院探病]

    附图是明沉戴着口罩的画面。

    平常人戴着口罩难以分辨,明沉的五官极具辨识度,且网友们熟悉他的模样,哪怕是只露出一双眼睛也能认出来。

    多巧啊。

    原本两人在拍戏就有许多剧粉嗑cp,绯闻事件的声音还没完全消失,又送上高清大图,锤得吃瓜群众不得不服。

    [所以上次澄清了个寂寞]

    [天塌地陷紫金锤!]

    [顶着被透光曝光的危险也要去医院陪伴,又相信爱情了]

    相较于cp粉和理智粉,负面评论更多。

    [偷偷摸摸不如大方承认,真孬]

    [夏蔚蓝茶艺大师靠脸上位,哪里配得上明沉]

    [还炒作呢?她算什么东西]

    刑幽没想到自己一语成谶,自己没暴露,却把明沉跟夏蔚蓝的名字钉在一起。

    “现在怎么办?”

    明沉收起手机:“嗯哼?”

    刑幽别着身体面对他,眼神漆黑:“你不担心啊?”

    双手枕在脑后,明沉嘴角挂着熟悉的弧度:“我说了,陪未婚妻,天经地义。”

    “你粉丝又不知道我俩关系,而且……”她迟疑片刻,小声嘀咕:“咱们还要退婚呢。”

    今天的事儿跟她脱不了干系,刑幽只得把商议退婚的事再次推迟。

    最后那句话落入耳中,明沉凝聚视线注视着前方,久久不言。

    到家后,明沉进了书房。

    猜他多半是去处理网上的事,刑幽自觉回避。

    这会儿热搜已经降下去,傍晚收工才得知消息的姜艾橙急急忙忙call过来:“幽幽你怎么回事儿啊?你男人都跑去医院给夏大师送温暖了。”

    “额……”原来大家都已经知道这事,刑幽摸摸鼻子承认:“是我。”

    “啥?”稀里糊涂的对话,姜艾橙愣是没听明白。

    刑幽轻咳一声,解释道:“进医院的是我。”

    姜艾橙愣了下,半响,终于反应过来:“你咋了?怎么进医院了?”

    “唉。”刑幽叹气,把下午逗cake被抓伤的真相简述一遍,惹得姜艾橙哈哈大笑。

    “你小心一点啊,明沉那只猫拽得不行,谁都不让碰。”

    小拽猫在明沉微博火了之后,粉丝极力要求偶像带宠物上节目。

    明沉还真带着cake上过一期综艺,屏幕里,小拽猫谁的面子都不给,哪怕对着镜头也能心安理得眯眼睡觉。

    “其实cake蛮听话的。”她忍不住给小拽猫正名。

    今天被抓伤确实是个意外,她抽身离开的时候被cake误以为仍在游戏中,造成这样的后果。

    为此,cake被罚不能吃饭,玩具也被没收。

    到了晚上,小拽猫失去活力,焉答答的趴在角落,偶尔见人路过就故意发出虚弱的叫声引起注意。刑幽被那一声声的“喵”“喵~”召唤,拿起猫粮走过去。

    “卖卖萌也挺好的,别学你爸,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

    cake吃东西很急,估计是饿极了,刑幽再次投喂:“还是姐姐对你好,以德报怨给你投食呢。”

    明沉刚从楼梯间下来就听到一阵碎碎念,转身一瞧,只见刑幽蹲在角落跟他的猫无障碍交流。

    听着那声声熟稔的自称,明沉轻嗤一声:“姐姐?”

    刑幽手捧猫粮,扭脖子瞥他一眼:“有什么问题吗?”

    明沉“哦”了一声,牵起唇角:“你自称姐姐,我是它爸爸,那你岂不是我……”

    “别想占我便宜!”刑幽飞快打断,扬起下巴哼声,端着猫粮盘子从他身边擦过:“咱们各喊各的,互不相干。”

    小孔雀变聪明了,没套路到。

    明沉顺势倚在楼梯旁,想起书房里的对话。

    在段文凡追查时,对方主动找上门:“对方手里有视频,我已经压下来。”

    那人是个娱记,恰巧撞见明沉帽子掉落,旁边女人替他戴上的画面。

    对方意图很明确,就要钱,段文凡二话不说答应交易。

    视频到手,段文凡眼尖地发现那个戴口罩的女人,“视频里的人究竟是谁?”

    刑幽戴着口罩,即便是视频曝光也不会有人把她认出来,只要他不承认,这就是个永远的秘密。

    “嘟嘟——”

    手机震动打破思绪,明沉缓缓举在耳边,里头传来夏蔚蓝柔柔的嗓音:“阿沉,网上的事儿我知道是误会,所以我想问问有什么可以帮忙的?”

    明沉:“没有。”

    “……”夏蔚蓝顿了顿,语气不变:“其实我可以配合你向大家承认,就说你是以朋友之名探望,这样既能澄清绯闻,又不会影响我们之间的关系。”

    对方话里有话,明沉拿起手机转到眼前,扫了眼通话时间:“我们什么关系?”

    夏蔚蓝迟疑道:“你知道的,新剧需要宣传……”

    男人哂笑一声,幽邃的目光落在地板上,追随水晶灯的光影。

    这时旁边响起脚步声,明沉迅速收起手机。

    刑幽穿着拖鞋哒哒哒跑回来,站在距离他一米远的地方背起双手:“今天的事儿,原因在我,有什么需要配合的尽管说。”

    有些意外,又在预料之中。

    做错事敢于承担,这的确是刑幽的作风。

    女孩面颊红润,讲话时,糯白的牙齿在粉色唇间若隐若现。

    明沉环抱起双臂,目光在那张透着灵气的脸蛋流连:“现在不怕曝光身份了?”

    “本来就不怕。”

    刑幽低头,翘了翘脚尖。

    她不擅长解决这些麻烦,但至少要给明沉一个态度,承担自己的责任。

    小孔雀难得收起傲娇的羽毛,把人心里熨贴的极为舒适。

    明沉扬起眉梢。

    此刻一道欢快的手机铃声打破宁静,又是姜艾橙。

    估计又是绯闻的事,刑幽没有避讳明沉直接接听,对面传来姜艾橙的大嗓门:“幽幽,你火了。”

    “哈?”刑幽一脸错愕。

    “快看微博。”姜艾橙话不多说。

    显微镜网友为了深扒明沉现身医院的秘密,把电子屏幕上模糊的名字重新涂画出来,清晰明了的显示着——刑幽。

    霎时间,明沉跟夏蔚蓝的热搜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明沉刑幽和南沉北幽等相关话题。

    姜艾橙在电话里重申:“你跟明沉的cp粉,又!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