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这对cp我从小嗑到大 第4节

牢记备用网站无广告
    欠扁的风凉话。

    随着话音落下,赤裸的腰间缠上一只胳膊,炙热滚烫,像火焰灼烧肌肤。

    贴近那刻,她似乎闻到男人身上独有的清新柑橘调,混着木质芳香。

    刑幽没出息的嗅了一下,再一下。

    虽然不想承认,但真的有点好闻,居然是她最喜欢的橘子味。

    思绪游离的那两秒,明沉抱住她腰,把人提起来。

    刑幽狠狠地咽下一口唾沫,急忙把人推开。

    明沉也在看她。

    六年不见的未婚妻褪去十八岁的稚气,漂亮五官更加精致。韩式印花衬衣束在腰间打结,与牛仔短裤之间,露出一截细白的小蛮腰。

    青春靓丽,又不乏女人娇俏。

    刑幽拍拍手掌,若无其事睨他一眼:“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

    看着眼前这只漂亮骄矜的小花孔雀,视线扫过她不断捏手指的小动作,男人牵起唇角:“的确没见过……用摔跤打招呼的美女。”

    踩尾巴似的话刺得刑幽一下子跳起来,差点忍不住怼回去,仅剩的理智劝她克制。她已经长大了,不是从前那个被三言两语激怒的小女孩。

    刑幽迅速整理表情,正经严肃看过去,给他一个笑脸都嫌浪费:“既然你回来了,我们谈谈正事。”

    明沉嗓音清冽:“可以,我先回房一趟。”

    刑幽微扬下巴示意:“嗯哼。”

    楼梯间响起脚步声,刑幽不禁侧首,岂料那人走到一半突然回头。

    刑幽立刻收回视线,双臂环抱坐在沙发上,目视前方,背挺得很直。

    男人勾起唇角,径直上楼。

    推开房门,灰色格调的男士卧房立着一只皮箱,明黄色,格外醒目。

    片刻惊诧后,他任由房门敞开着,居高临下站在走廊边,声音由上至下:“刑幽。”

    听到有人喊自己名字,坐在大厅的刑幽勉强抬头给他一个眼神。

    明沉:“上来。”

    “懒得动。”她摆正姿势,看也不看。

    明沉轻笑,趴着栏杆:“你要是不介意,隔空传话也可以。”

    家里还有其他人,隔空传话岂不是大嗓门?这狗男人不要脸她还要脸。

    刑幽以自己的速度慢悠悠挪到电梯门口,一层楼也懒得爬。

    明沉转头看她,刑幽不明所以,头顶大问号,歪着脑袋用漂亮的大眼睛望着他。

    对视就对视,谁怕谁。

    “你带着行李箱来的?”明沉别有兴致摸摸下巴。

    “是啊。”她得近距离监督,直到明沉跟她回家见爷爷,解除婚约。

    听她大方承认,明沉诧异挑眉:“搬来我家,是想跟我同居?”

    前方那人猝不及防停下脚步,刑幽差点撞上。

    惊了,他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想法?

    真是自恋狂。

    她赶紧后退一步:“谁要跟你同居。”

    明沉点点头,目光转向行李箱,意味深长地纠正:“哦,不是同居,是同床共枕。”

    刑幽:!!!

    她的行李箱为什么在这?

    明黄色箱子立在铺满灰色薄毯的床边,是生怕别人看不见吗?

    第4章 正版晋江文学城梦中少年

    脑子里回放着不久前跟秋姨对的话。

    “什么房间?”

    “当然是你休息的房间。”

    所以,明沉卧室就是她的休息室?

    刑幽闭了闭眼,不太想面对。

    “行李箱不是我放的,可能秋姨搞错了。”刑幽皱皱眉头进入房间,提高拉杆试图将箱子移走。

    等等——

    没有主人发话,秋姨会擅自做主把客人的行李放进男主人卧室?

    她是不是被算计了?

    抬眸对上明沉那双别具深意的笑眼,刑幽五指一张松开拉杆,像电视剧里女主那样优雅的旋转半圈坐到床角:“我想了想,主卧肯定最佳选择。”

    明沉抱臂倚在门口:“所以?”

    “不如你搬出去,让我住?”刑幽眼睛亮晶晶的,觉得这个主意很不错。

    小孔雀明目张胆霸占他的地盘,明沉弯起唇角,直勾勾盯着她:“不合适吧。”

    刑幽无辜眨眼:“怎么不合适?你住我家那年,我可是精心为你布置了一间房。”

    “是你布置的吗?”当年他住进刑家整整三天没见到刑幽的身影。

    “咳。”刑幽撇头,眼珠打转。

    明沉刚到她家那会儿,她跟朋友跨越城市去追当时很红的歌手演唱会,在外面嗨皮三天才回家。

    但是,理亏人不能怂!

    在那道探索目光下,刑幽挺胸抬头拔高气势,理直气壮顶上去:“起码房间是我亲自挑的吧。”

    不知想到什么,明沉松开手:“行,让你住。”

    他从门口走到床边,忽然倾身。

    刑幽反射性往后一退,胳膊撑在床上,又是淡淡的柑橘味飘过来。

    明沉朝她笑笑,弯腰抚平褶皱,声音似乎贴在耳边:“毕竟是我每晚都躺的床,说不定还能梦里见。”

    刑幽瞪圆眼,忽然觉得周遭充斥着属于那个男人的气息。

    梦里见!

    睡在狗男人的床上还要梦见他?可怕。

    刑幽赶紧起身,生怕被气息沾染似的抓紧行李箱:“算了,我也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就在客房将就将就吧。”

    明沉挑眉,叫秋姨重新安排房间,刑幽这才拎着行李去了客房。

    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并不在她回国第一天的计划中,回想起来源头竟是从姜艾橙求助开始的。不过住都住进来了,接下来只能随机应变。

    刑幽蹲在地上打开行李,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整理,旁边的手机屏幕亮起来。

    姜艾橙:【姐妹,现在战况如何?】

    刑幽:【住下了】

    姜艾橙:【住哪儿了?】

    刑幽:【客房】

    姜艾橙:【你这战斗力不行啊,未婚妻居然只配住客房】

    刑幽:【那是因为我嫌弃他主卧好吗?】

    一睁眼全是明沉的用品,一闭眼全是明沉的气息,躺在床上怕不是梦里都要见到那男人。

    姜艾橙:【偷偷跟你说,好多网友觊觎你未婚夫的身体】

    刑幽:【……他身体有什么好看的】

    当年明沉住在她家,每天低头不见抬头见,明沉没穿上衣被她撞见的时候,少说也有两三次……

    这些事当然没跟姜艾橙讲,姜艾橙以为她在国外不知国八卦,又兴致勃勃的给她讲述关于明沉粉丝那些事儿。

    很多身材好的男明星在剧里或是杂志可能会展露,明沉是个例外,大家能看见的最大尺寸竟只有锁骨……

    他走的不是禁欲系路线,偏偏比禁欲系还严实。

    得不到的念念不忘,粉丝没见过,好奇心又拔高一个度。

    刑幽:【兔子不吃窝边草】

    姜艾橙:【近水楼台先得月】

    毕竟她当年也是嗑过“南沉北幽”cp的人,咳咳。

    结束聊天后,刑幽收拾东西去浴室。

    明沉这家伙吧,从小少爷脾气,胜在会享受,单是浴室从设施到格调都不简单。

    初来乍到的,刑幽没心思泡澡,舒舒服服冲洗干净就回了房间。

    摆脱不掉睡前玩手机定律,先登录微博去自己最喜欢的明星超话签到,往下刷刷最新帖子,简单扫一眼志同道合的粉丝给她发来的私信,酌情回复。

    微博小群有人在聊天,为数不多的一群人都是元老级真爱粉。

    有掌管官方粉丝后援会的、有擅长做数据的……没人分工明确,而刑幽追星擅长——散金。

    当年她就是凭着出手阔气被拉入群中,几年下来混成元老。

    最新两条消息聊到新一批周边,有人提到刑幽。

    【星星现在应该起床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