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这对cp我从小嗑到大 第3节

牢记备用网站无广告
    姜艾橙往后一仰:“你现在解除婚约岂不是便宜他们?”

    刑幽摸着下巴,将今天约戏的事儿告知好友,姜艾橙听后连连咋舌:“哦豁,未婚妻孤苦伶仃住酒店,人家郎情妾意晚上对戏。”

    刑幽蹙起眉头,似乎亲眼见到腻歪的画面。

    “你说得对。”刑幽微眯起眼,透出一丝危险气息:“凭什么他跟绯闻女友对戏,我就要孤零零住酒店。”

    那不是给别人腾地儿吗?

    见她起了架势,姜艾橙跟着严肃几分:“所以你打算?”

    长睫微垂,刑幽抚着手掌,坏心思地笑起来:“他高中住我家一年还没交房租呢,我不得去他家睡回来?”

    姜艾橙:“……”

    这话听着怎么味儿不对呢。

    又似乎很有道理的样子。

    就是有点好奇:“睡荤的还是素的?”

    刑幽:“……”

    安全带还没系就开始踩油门了。

    她顿了两秒,好像在思考,最后歪头在好友耳边轻轻吐出两个字。

    姜艾橙吸了口凉气。

    觊觎明沉的人跟韭菜似的,割了又疯涨。解决问题的办法有两个,要么把韭菜地卖给别人,要么自己连根拔。

    告别姜艾橙,刑幽返回酒店,又风风火火提着行李箱离开。

    傍晚时分,明沉接到金江溪保安部打来的电话,说刑幽已经到了。

    金江溪的业主非富即贵,出入严格,初次进入的客人需得业主验证,明沉提前打过招呼,刑幽一路畅通无阻。

    不过这个时间点,真是微妙。

    转念一想,刑幽向来不按常理出牌,“出其不意”完全符合她的作风。

    温助理见他捏着手机在那边站了许久,这边又急着等回复:“明哥,那边在催了。”

    明沉垂眸扫过屏幕,把光按灭。

    上车后,又支起手机打开通讯录,往家里打了个电话:“秋姨,等会儿有客人上门,好生招待。”

    这边很少有客人来,能得明沉特意嘱咐的更是重中之重,家政阿姨杵着拖把直起腰问:“谁啊?”

    “我的……”迟疑的两秒钟,答案在嘴边盘旋,明沉手指敲膝,目视前方牵出一丝笑:“未婚妻。”

    秋姨恍然大悟。

    这哪是客人,分明是女主人。

    第3章 正版晋江文学城同床共枕

    荣西会所。

    作为休闲娱乐型高端私人会所,“荣西”实行会员制,拒绝对外开放,隐私性极强,圈内人士最爱的聚会场所之一,从大厅到每个角落都散发着纸醉金迷的味道。

    今晚,这片小天地属于他们。

    每个小区域分别装有不同娱乐设施,男男女女各自找寻适合自己的氛围,以人或以群分。

    明沉懒懒散散的靠在沙发转角,酒红色液体在干邑杯中轻摇晃。

    一些无聊又必须出面的应酬,真是费心神。

    早知他不爱应付这些,经纪人都来了。

    段文凡知道,最近明沉不太待见他,还是因为“绯闻女友”那件事。

    有人爆料制造话题,新合作的剧组不懂规矩,趁机炒cp热度给拍摄中的戏造势。明沉出道以来一直抵触这种提升热度的方式,而他一时忽视没来得及处理。

    以明沉现在的身价和知名度确实不需要那些乱七八糟的热度,段文凡解决完事情就来给这位祖宗回禀:“我知道你不喜欢炒cp,绯闻女友那件事公司已经联系对方配合澄清。”

    “嗯。”明沉一手搭在软垫上,无规律的轻敲着,对周围一切皆不在意。

    近期明沉忙于拍戏,段文凡今天来这主要是为别的目的:“上回我在电话你跟你说那档恋综还记得吗?节目组那边已经提出拟邀名单,你是其中之一。”

    “不去。”明沉抿了口酒,拒得干脆。

    明沉入圈以来除了拍戏基本不上综艺,极少数也是在节目上短暂露面。随着这几年人气增长,粉丝多么希望他能多方面营业,可惜正主无动于衷。

    经纪人试图游说:“这次的新节目跟传统恋综不同,投资商很大方,导演组倾注不少心血,你要是去了,不管待遇还是自身收获绝不会少。”

    “没兴趣。”他的答案不变。

    有人递来一支烟。

    他变魔术似的拿出一把银灰色打火机,转手一按,火花擦亮,映入褐色的眸。

    焰火颜色由深到浅,从暗到明。

    食指一拨,又将盖子合上。

    如此反复,始终没有点燃那支烟。

    明沉坐在那儿宛如旁人眼中的香馍馍,中途不少人试图往他身边凑,都被段文凡打发掉。

    包厢很热闹,他却百无聊赖。

    在这待了将近半小时,算给够了今晚做东的朋友面子,明沉起身将酒杯往桌面一放:“有点事,先走了。”

    他说走就走,闻声望去只见到潇洒离去的背影。

    “那谁啊?这么拽?”

    “明沉,正当红呢,你不知道?”

    “刚才没看清脸。”说完名字想起来了,男人不屑:“就一戏子,还挺拽。”

    “小声点。”旁边人压低声音:“据说后台硬着呢。”

    停车场气温比室内增了好几个度,有些闷热。

    驾驶座上的温助理问他去哪儿,明沉长腿一迈坐进后座,语气透出点趣味:“回金江溪。”

    比起无聊的聚会,他更好奇,一心退婚的未婚妻连夜跑去家里,是有多么的迫不及待?

    -

    进入金江溪比刑幽想象中顺利许多,甚至不等她用上密码,家政阿姨早已摆起笑容在门外等候。

    阿姨姓秋,面容和善,说话笑呵呵的,也知道她叫刑幽。

    刑幽捧起水杯坐在沙发上。

    这地方她第一次来本就不熟悉,秋姨事事俱到,还对她特别客气,问起来就说:“明先生交代过。”

    她才不信。

    明沉能从拎行李交代到她坐在哪里喝什么温度的饮料?

    没伸手来抢就不错了。

    混乱大战在刑幽脑中交织,秋姨浑然不觉,温柔和气询问:“刑小姐,我先替你把行李放房间行吗?”

    轻贴杯壁的食指挑起,刑幽顺势问:“什么房间?”

    秋姨不急不缓回道:“当然是你休息的房间。”

    刑幽:?

    见鬼了,难道明沉预测到她会提着行李来,连客房都给她备好了?难怪秋姨见她拎着行李也不奇怪。

    “咳。”来之前雄赳赳气昂昂的,被明沉的“交代”和秋姨的热情搞蒙了,但她不能示弱,便故作淡定点头:“可以,谢谢秋姨。”

    毕竟跟秋姨不熟,刑幽没追问别的。

    秋姨一走,刑幽放下水杯打量四周。

    双手不自觉撑在沙发上,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蹭她手背,刑幽下意识瞥头,一只银灰曼基康跳到沙发上,吓她一大跳。

    猫爪按下的地方微微凹陷,两只耳朵立起来,炯炯有神的眼睛像两颗玛瑙珠子,正盯着她。

    “呜……”刑幽瞬间被它萌化。

    这只猫她见过,还知道它叫cake。

    明沉曾在微博晒过cake的照片,起初凭外表圈了一波粉,不过关注明沉久了的粉丝都知道cake是只“小拽猫”,不喜欢别人抱,还有点凶。

    刑幽有点想摸它,又怕被咬。

    哪知cake主动仰头蹭她掌心,欢快摇起毛绒绒的小尾巴。

    刑幽拒绝不了,也不想拒绝,隔着屏幕云养猫那么久,今天终于上手摸到。

    秋姨将行李放置好回来,一人一猫已经在沙发边玩起来。

    “刑小姐跟cake有缘。”cake对刑幽格外友好,连秋姨都十分意外:“cake平时很排斥陌生人的,除了明先生我还没见它跟谁这么亲近过。”

    刑幽心里被熨帖得舒服,抓着猫咪前爪握手:“cake你真可爱。”

    谁叫她刑幽小仙女人见人爱呢,跨种族也抵挡不了她的魅力呀~

    等明沉回家,刑幽在秋姨跟cake的陪伴下已经彻底放松,大摇大摆霸占他家。cake嘴里咬着玩具小黄鸡“吱嘎吱嘎”,刑幽拿着玩具逗它。

    “刑幽。”

    身后猝不及防传来呼喊,刑幽下意识转身,抬脚踩到玩具,一屁股坐在地上。

    刹那间,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cake吐掉玩具,睁着无辜大眼睛望着主人。

    刑幽咧嘴咬牙,背对着不肯转身。

    想象中的重逢,是她光鲜亮丽站在明沉面前,让人高攀不起。绝对不是像现在这样被一个不知名的宠物玩具绊倒,当着明沉的面摔个屁股墩!

    “见到我也不用这么惊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