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这对cp我从小嗑到大 第2节

牢记备用网站无广告
    “我是刑幽。”刑幽坦诚身份。

    两个剧组在这边拍戏,没想到就在隔壁。

    手机里传来两道低低地笑声,似琴弦贴在耳边拨动,撩得耳根处一片酥麻。

    气势降半,她企图扬声支撑起来:“有什么好笑的?”

    熟悉的语调落入耳畔,明沉眉头微挑:“出乎意料。”

    刑幽逐字附和:“是、哦~”

    沉寂六年的号码在此刻突然被敲响,换谁都意外。

    那人已经脱离视线,刑幽跟着走出屋子,手机越握越紧,吐出的话却格外轻松:“跟你商量个事儿。”

    “哦?”明沉脚步渐缓,褐眸微垂着,懒洋洋的透着漫不经心。

    刑幽顿了几秒,漂亮的樱桃唇一启一合:“咱们抽空退个婚呗。”

    随意的口吻好似在跟人闲话家常。

    轻飘飘的语调跳入耳间。

    明沉刹住脚,侧身转向外墙,胳膊随意搭在栏杆上。

    狭长的眸子微眯起,嘴角弯起一抹极浅的弧:“理由?”

    “嗯?”她没听错吧。

    一对六年不见的未婚夫妻退婚还需要什么理由?

    刑幽正想给他编个。

    电话里突然插入一个女人的声音,温柔得能掐出水来:“阿沉,导演让我们多对剧本增强戏感,你晚上有空吗?”

    刑幽:“……”

    好家伙,锄头挥得不错,挖墙脚都挖到家门口来了?

    这可不是送上门的罪证?

    刑幽哂然一笑,对着手机咬字指控:“狗男人,不、守、男、德!”

    周遭杂音混着刑幽的指控钻进手机,激发敏锐洞察力,明沉倏地撇头,两道目光猝不及防对上。

    第2章 正版晋江文学城我的未婚妻

    不小心暴露坐标,刑幽一个侧身站到窗后去,对着手机勒令:“你站那儿别动。”

    那声命令来得急。

    明沉脚步渐缓,透过镂空菱窗捕捉到余影,嘴角噙起一抹似有若无的笑:“跑什么?”

    刑幽捏着手机:“我怕自己忍不住冲过去锤爆你的头。”

    男人啧声:“这行为多少有点犯法。”

    刑幽轻“嗯”一声:“所以我在克制。”

    她当然不怕碰面,只是不想在事情没搞清楚之前闹开。

    明沉站在原地,身体像没骨头似的倚靠围墙,眼睛直勾勾盯着那个方向:“不如你出来,我给你解释解释?”

    “谁稀罕听你解释。”刑幽哼唧两声,摸摸滚热的手臂,对外面的烈阳避而远之,“我在跟你谈退婚。”

    “今天没空。”男人不紧不慢地拒绝。

    没空?

    刑幽抽回左手背靠着墙,五指托着右手肘部轻点两下,红唇微翘:“也是,晚上还要给绯闻女友对台词。”

    “呵。”模糊的轻笑从手机里传来,经过机械处理,莫名添了几分辨不清的意味:“刑幽,诬陷诽谤也犯法。”

    刑幽有点想骂他,但是仙女不能爆粗口。

    冠冕堂皇的借口谁不会?熟悉剧本对台词用得着发出“晚上”那种暗示性邀请?更何况这俩的绯闻在网上传得沸沸扬扬,光是站那儿就不对劲。

    刑幽对着手机笑笑,冷嗖嗖的。

    似察觉到未婚妻的诸多不满,他才大发善心递出台阶:“这样,到时候你来我家谈。”

    刑幽轻哼:“凭什么是我去你家?”

    “啊。”手指在栏杆上有一搭没一搭的挑动,男人漫不经心提供更多选项:“或者说你更喜欢酒店?餐厅?茶室还是咖啡馆?”

    “你是生怕自己不够高调?”以她多年盘踞吃瓜微博经验,去明沉口中报出那些地点,搞不好前脚踏进门,后脚紧跟着上热搜。

    “地址给我。”

    她现在虽不是明星,也不算完完全全的圈外人,毕竟当年“南沉北幽”的名号是真的火了一阵。

    电话挂断,没一会儿就收到条短信,上面写着地址跟大门密码:金江溪28号xxx

    刑幽默念着地址准备搜索,助理小圆急匆匆打来电话,问她在哪儿。两人终于汇合,小圆急急忙忙的生怕她走丢:“刑幽姐你刚才去哪儿了,电话也一直占线。”

    刑幽收起手机:“不好意思啊,刚才接了个电话没注意到。”

    “没事没事,主要是怕你走丢,艾橙姐说你路……不认识路。”小圆对附近熟门熟路,唯一惦记的是姜艾橙提醒过,刑幽是个路痴。

    知道小圆要说什么,刑幽悻悻地摸摸鼻子:“我是有点路痴。”

    幸亏生在现代,出门靠导航,不担心迷失方向。

    两人在交谈声中渐渐远去,无人注意到身后阁楼。

    明沉曲着手指支起下巴,另一只胳膊趴在台上,久久注视着那抹倩影。

    褐色眸中掠过幽光,嘴角勾起的笑容意味深长。

    -

    刑幽回到剧组,迎面扑来一个温暖拥抱:“想死你了。”

    有个擅长甜言蜜语的姐妹,耳朵表示很幸福。

    发小情谊非同一般,久未见面也没有陌生感,再加上两人时常在网上交流,对身边趣事津津乐道。

    姜艾橙拉起她的手:“走,我带你去见导演。”

    这时大家才发现,刑幽跟姜艾橙从身高到身形,真的很相似。

    “郑导,这就是我跟你说的朋友。”

    导演将她上下打量,挑不出一丝错,连声三个:“好好好。”

    接下来就看刑幽的技术。

    拍摄之前需要换衣服,刑幽及时提出自己的要求:“台上拍摄的时候,我需要戴上口罩。”

    “这?”导演疑惑,还没遇到过替身拍摄还要把脸遮起来的。

    刑幽递出一记眼神。

    知道正片剪辑后不会让替身的脸入镜,但现场拍摄肯定会录到。她不怕面对镜头,不过今天弹奏一曲是为帮助好友,还是低调为好。

    接收到信号的姜艾橙立马在旁边搭腔:“郑导,我朋友害羞。”

    “那行吧。”本来也不会让替身露脸,导演欣然同意。

    刑幽换上剧中礼服来踏上舞台,黑色钢琴旁的少女仪态优雅落座,奇妙音符纷纷从她指尖跳跃而出,将现场听众引入另一个世界。

    这首钢琴曲节奏鲜明,先是听见潺潺流水声,而后风浪席卷,眼前的景象变成波涛汹涌的海,仿佛身临其境,享受这场听觉盛宴。

    他们不是在工作,而是在倾听一场有呼吸的音乐会。

    没人舍得惊扰那个海上的钢琴少女,只期待她乘风破浪,踏着胜利归来。

    一曲毕,导演都忘记喊停,眼中满是兴奋。

    刑幽的外表无疑是优越的,再加上刚才惊艳四方那一幕,即使口罩遮住大半张脸也无法掩盖其魅力。

    导演觉得自己捡到宝:“橙子,你这朋友是哪个圈子的?有没有兴趣来娱乐圈发展一下?”

    姜艾橙歪头反问:“郑导,你知道她是谁吗?”

    导演面露疑惑。

    姜艾橙举起手机在游览器上输入,跳出来的首页简介让导演目瞪口呆。

    小提琴演奏家stel,4岁开始接触音乐,十岁在国际少儿音乐会获奖被中央音乐学院破格录取,被誉为“乐坛神童”,18岁考入凯蒂斯音乐学院,20岁获得国际小提琴艺术最高奖——意大利帕格尼尼小提琴大赛金奖……

    懂了,是他挖不到的宝藏。

    一曲结束,刑幽从舞台下来:“橙子,ok吗?”

    姜艾橙竖起大拇指:“绝绝子。”

    在他们这群非专业人士眼中,刚才的弹奏堪称完美,连圈里出了名的挑剔导演都想要她。

    “大家先休息一下。”导演乐呵呵回看视频,工作人员暂得休息时间。

    姜艾橙拉着刑幽坐到一边,两个久未见面的好友:“欸,明沉也在这边拍戏,你想见见他吗?”

    刑幽捧脸叹气,已经见过了欸。

    “网上的事儿你也看到了吧?明沉现在跟夏蔚蓝同剧组,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啧啧啧。”姜艾橙戳她胳膊:“你可是明沉正牌未婚妻,外面都成传成这样了,你也不管管。”

    刑幽瞟她一眼:“你到底想说什么?”

    姜艾橙承认:“我看夏大师不顺眼。”

    刑幽疑惑:“夏大师?”

    “夏蔚蓝茶艺大师你不知道?”接下来的时间里,姜艾橙几乎全程吐槽夏蔚蓝。

    两人一起拍戏闹过矛盾,夏蔚蓝在人前总是一副温柔好脾气的模样,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姜艾橙作为公众人物也不能直接跟夏蔚蓝撕破脸,只能在发小面前尽情吐槽。

    最后又把话题绕回婚约上:“一天没解除婚约他就不能乱搞,难道你想头顶青青草原?”

    脑补一下绿油油的草坪种在头顶的画面,刑幽一阵恶寒,深以为然道:“那确实不能。”

    “所以我要解除婚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