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26.身为同种野兽间的直觉。

牢记备用网站无广告
    哦?真不认识他。还这么不屑一顾。

    他笑容更深了。

    “那么蔓蔓,四人游戏结束了,为什么会来这里捡空瓶?”

    说到这里还顿了顿,细细观察了她拿瓶子的手。

    “看来瓶身有秘密呢”

    ...看来这小子不简单啊。这么小的细节也注意到了。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她仍面无表情的说。

    被我说穿了多人运动,也不羞不恼镇定自若。还真是有自信的很。

    他低头一笑,不准备把这对话继续下去。

    “给我个机会,做回绅士送你回家如何?”

    “好啊。”

    然后他就看着她,把瓶子放到了背包里收起。接着又回到自己的教室,拿了书包转身往后门走。

    他心想走后门估计有原因吧,既然她不说他也不多问。发了信息给司机,两人刚从校门出去,就看着远处停着的奔驰商务车。白蔓蔓斜眼睨了他一眼。

    一个自认为别人要认识他,还坐这种商务车,这是怕别人不知道他是明星的意思呗?

    而她之所以让他送,是因为她现在从楚家离家出走,家里的司机已经不送她了。别墅区也没有公车,她只能自己叫车,有人愿意当司机何乐不为。何况还有那叁个渣美男堵在正门口。

    而他们的微信,白蔓蔓提了裤子就给拉黑。堪称拔屌无情的光荣典范。

    她有天眼,完全可以不用和他们发生关系。但是毕竟楚曦的愿望是让他们罪有应得,不犯错怎么受惩罚呢?所以苏小溪的坏事她需要配合她做完,而强奸她也需要陪他们演完。当然,做这么多次也多少有点自己贪图人家肉体的原因在。

    不过白蔓蔓可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不过几个男人而已,还是正事要紧。

    就比如说现在,她就不是要回许怀瑾家。

    “蔓蔓,你家地址?”

    “谁说我要回家。”蔓蔓自然的等明非给她拉开车门,才慢慢悠悠的进了商务车。

    闻言明非侧眸勾唇一笑,眼角含春:“那蔓蔓想去哪呢?”那个哪字还特意拉长音,语气极尽风骚。

    白蔓蔓闭上眼睛,并不理睬。报了一串地址。

    长长的睫毛在眼睑下投入美好的弧形,长长的睫毛低垂着,犹如羽毛投下两道扇形的阴影。

    明非浅浅一笑,真是有意思。

    他为了顺利毕业,虽然只要考试全过就可以。但是这个学校是有名的贵族重点学校,对出勤率还是有要求的。所以这段时间,他才会在学校,把基本的出勤率刷满。一般的时候,他就躲在保健室后面的那张软床上,睡觉。而就这学期刷出勤率的最后几天,他见到了她。

    第一次见她,她居然在和大名鼎鼎的冰山许怀瑾偷情。许怀瑾谁不认识,两家交情不错,而且他还在家长圈颇为有名,两个人还是一个学校的。这样的一座冰山居然和她肆无忌惮的翻云覆雨,真是让人开了眼界。更别说他当天窥视的那场云雨有多激烈了。

    而第二次,他居然又碰到了俩人。许怀瑾一副身坠情网难以自拔的样子。当男生一离开,前一秒还娇羞可人的小女生,下一秒居然女王的倨傲气势迸发。

    呵,这演技,可以啊。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第一次见到他们,已经让他开始对她留意,而这一次简直让他刷新印象。和自己调查的唯唯诺诺小意温柔一点也不同,简直不是一个人。

    过了一会她便离开了,他正犹豫要不要去和她聊聊,犹豫了就几分钟,人就没影了。

    他自然也准备直接离开了。但经纪公司突然通知他门口有记者,他也就索性在学校继续待下去了。司机给他送了外卖,他则在器材室待得无聊到处溜达。

    刚好在路过篮球休息室,门口挂着正在整修闲人勿扰的牌子,但是里面却有隐约的响动。他耳力惊人,休息室非常大,他们处在的套件其实要经过一个走廊和一个大厅。但是夜晚的学校安静,开着灯等都不多。他耳力又好,竟能听到些响动。

    他的好奇心瞬间被勾起,他趴在门上听了一会,确认里面的确有人声。他从身上随意拿出一张卡,便把门撬开了。别问怎么做到的,之前拍过戏特意和小偷学过,帅的很。除了那种指纹锁什么的,这种物理锁卡片铁丝,他全能轻松撬开。

    他轻轻推开门,一路轻轻的往里走,似在做坏事似的,又隐约有点悸动。

    果然,当他走到门口的时候,他震惊了。

    他看到了叁个男生在亵玩一个昏迷不醒的少女,而那个少女就是刚才他想搭话的楚曦。他进来的时候,他们正在进行第一场,而几个男生的样子明显的就不对劲。少女甚至昏迷,更不对劲。哪哪都透露着一股怪异。

    他可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别看他外表长的光风霁月似的,他心里可腹黑的很。太有意思了,这四个人是被人搞了,还是这个女生自己搞的?明明和许怀瑾打的火热,这样的条件还不满足,还要招惹这混世叁魔王?

    这场四个多小时的大戏,他几乎看到尾。后来他终于看出来了,少女早就醒了,却一直装作不清醒。

    而结束了和男人们的翻云覆雨,跑出来的时候,哪还像刚才哭哭啼啼。出门的一瞬间面色一变目光凛冽,一副清冷冷的架势,哪里还是那个无辜可怜的小女孩。

    真是厉害。他从小出身豪门,名利场见过多少。不管上流社会之间的走动,还是演艺圈,还从来没见过一个城府这么深,拥有这样一副两幅截然不同面孔的人。甚至比他这个从小心机深沉,却带着纯良面具做人的人还要厉害。

    而她跑下楼,第一件事不是跑回家。

    却直接去翻垃圾。他默默的看着她找到了叁个空水瓶,百思不得其解。

    而这时她却像背后长眼睛一样,直勾勾的把藏在暗处的他找了出来。

    这像动物一样的直觉还是什么,让他身上的每一颗毛孔都在激动颤抖。

    他找到了,找到了和他同样的一种人。

    清冷的月光洒在了她绝美的脸上,让他更加看清了那勾魂夺魄的脸庞。也看清了那比寒冬还凛冽的目光,他们无声似有声,静谧的气氛却入焦灼的战场。

    最后终于他先败下阵来。

    她告诉他,他叫蔓蔓。

    呵呵,不是楚曦吗?

    而只握着平底的双手,代表着什么呢?

    而嗅到了同为相同野兽的的直觉,让他暗自兴奋。